Ververg

高考去了。

瑞嘉/石青/胜出/Dover/冢不二

近期冲田总司/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头像:崎山つばさ

「你是我的刺骨情衷」

全站禁转

好冷啊完全不想起床……()

刚刚真的是被恶心到了…… @脑袋垃圾 你没事给我推那玩意儿干啥()
来,虽然是你对家但是看这个洗洗眼睛吧()

Ø:

补个档,突然想起来那段时间真的不想再写下去了,和现在的状态非常相似。


难受到不行。


每句话都推敲了好久,写出来的东西就是没人看,感觉要坚持不下去了。


不想迎合他们去写那些没营养的、看过笑过就忘的、却招人喜欢的东西。


……


我想用弗朗西斯的,想用亚瑟的,想用基尔伯特的,想用费里西安诺的眼睛,去展示我眼中的文学,我眼中的世界。


王尔德会是张扬放纵的,博尔赫斯会是踽踽独行的,狄更斯会是沉静内敛的,雪莱会是...

是这样,我大概十二点左右睡的, 然后进入浅眠开始瞎几把做梦,梦了啥不知道反正很乱但是我知道我在做梦,然后我听到有那种指甲刮衣服的声音,然后我睁开半只眼,我看见有个小男孩趴在我床上,然后我把眼睛闭上了
我试图继续睡觉,然而显然不可能,然后我又睁开眼睛,然后他不见了

我去写会儿刀乱,凹凸过段时间继续

难受,失恋脑晚期

大概冲田总司/大和守安定中心,土方组私货,顺便填填石青坑

没有cp向,我吃的是土冲/安清(。

他是鬼,从他和男人交手以后,他就是鬼了。

他第一眼见到的男人面容清秀,一头黑发随意地披散在背后。男人很是温润,带他在市町到处游走。他突然想起自己的目的不是到此一游,他拉住男人的衣袖,指了指路旁招募兵士的牌子,问他新撰组怎么走。

男人问:“你是要入队吗?”

他说:“是的,我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男人又问:“你会用刀吗?”

他答:“我本为刃。”

男人笑了。男人继续迈步向前走,走了几步发现他没跟上来,转过身问他:“你怎么不走了?我恰好有认识的人在馆里,你要想进组,得先过了这关。”

“你想让谁考校一下?”

“冲田总司。被称为天才剑客的冲田总司——我要打败他。”

……请再告诉一遍我安定极化后的语音是什么
我有点想给阿官寄刀片了

这算什么啊,我想让他露出真正开怀的笑容,为什么会是这样啊。

这究竟是谁的错?他是总司的刀有错吗?他来到了我的本丸又错了吗?他想踏上极化修行的道路,回来却满是伤痕,是他的错吗?又是我的错吗?

看立绘的时候我真的是开心的,因为他的笑和以前不一样了,所以我以为他走出来了。这到底算什么啊?

永远在囹圄在过去中的大和守安定,这从不是我的期许。

他为冲田总司献上了所有的忠诚,我从未真正拥有过他。

我曾经很喜欢冲田总司,现在也是。

大概是最先接触《新撰组异闻录》的缘故,我印象中的总司一定是身着白衣、外披蓝色羽织的形象,所以比起清光我一直觉得安定和总司更像,不过我以前只知道总司的佩刀是加贺清光,还有传闻中的菊一文字则宗,但是刀剑乱舞选择了大和守安定。

我看了安定的信。

没有过去的刀依然只有今剑一刃。虽然现在下落不明,安定终归是总司的刀。再不喜欢花丸里傻白甜的安定、不喜欢活击气氛尴尬的土方组,我必须承认有一点渲染的很到位——他们和原主的羁绊是无法剪断的。

就算他们是在新的本丸,有了新的主人,他们作为刀被使用、和原主并肩作战的过去是无法抹去的。所谓极化本质上就是回到过去、回到原主身边和...

家里很静。

安静不代表家里没人。她偷偷拨开一丝门缝,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思考。

是的,他在思考。他没盯着墙上的某个斑点,没坐火车去异乡和某个女人赴约。他垂着头耷拉着眼,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他昨天才发出“你不要去上学了”的荒谬言论,隔天又想让她远走高飞去往澳洲。他这人矛盾得很,以前都见不得她看小说的,现在竟然产生这样离奇的念头。

她缩回头,不再观察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

【瑞嘉】Gentleman/绅士法则


Attention:

#电影企划,瑞嘉only x《王牌特工》衍生,其实是个魔改,用了几个电影里的梗并且用的很烂

#有原创人物注意

#哇真的好难写啊根本没有写出我想的师生感,ooc到爆……而且无比短小,磨磨蹭蹭写了一周依然很短,脑子里都快构架出一篇商战文了结果写出来orz

# 格瑞是个恶心帅

Manner maketh man.
不学礼,无以立也。





嘉德罗斯走进咖啡店的时候,格瑞正坐在里面看报纸。

他上下打量起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他的鼻梁上挂了一副金边的细框眼镜,因为低头而稍有滑落。一身妥帖的手工西装,从领子到袖口都一丝不苟;脚上的皮鞋看上去有些岁数了,虽然有...

某个时候我会产生“不如死掉吧”这样的念头,这很正常。

真的,在压力大到我根本无法承受的时候,我有过自杀的念头。

我没有目睹过自杀,但我经历过自杀带来的伤痛。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吃下几十片氯硝安定的,他当时在想什么、产生了什么幻觉,我毫不知晓。他很痛苦,我知道,可我摸不清他痛苦的根源。对于这一切我无能为力,我只能旁观他在抑郁中挣扎。

我很残忍。

他不吃饭,不喝水,不说话,整日坐在只有一扇窗的房间里一动不动。我开始害怕,我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我会变成什么样,这个家庭会变成什么样。我每天透过狭窄的不足一指宽的门缝去看他,上帝凝固了他的时间,将他困于原罪之中。他陷落于无穷无尽的思考,我不知道...

12345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