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永远热爱

AO3:Ververg
微博:变速小麦

drb/aph/舟
fpx保🐢派

想活着的时间总是很少

老坟头,你是真的贱

*梦中的情人


在他吻上来之前我根本没有预料到现在这种情况——之后也没能反应过来,总之我的灵魂已经跟着呼吸一起出走。虽然他只是封住了我的嘴唇,并没有做其他出格的事,到对于这个克己守礼的男人来说已经孟浪了。他的唇瓣是微凉的,和他这个人看起来一样,但他搂在我腰间的手掌热得似火,快要把我烫伤。我环上他的脖颈,试探地给出回应,但他好像不明白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他是真不明白。我觉得好气又好笑,明明是他先挑起来的火,最后却要我来收尾,虽然我不介意当他永远且唯一的练习对象。他大概察觉到我的不满,结束了这个轻吻,低头注视我:“你不喜欢这样吗?”

我气得要死,踮着脚吻上他,是真正的接吻。他可能被我吓了一...

总是很轻易地情感就崩溃掉了

2020.1.1-2020.6.30


这或许是我近年来创作力的顶峰了………………我竟然半年写了这么多,铁树开花


最喜欢的一篇应该是三句台词x

桐横就是世界第一初恋

好问题,单独发一条回答,其实做出这个决定和朋友聊了很久,以后也再也不会像喜欢防弹一样追什么星了

翔松/全世界失眠

*短打

BGM:《如同那天》 


刘青松趴在阳台栏杆上抽烟。

半夜十二点半,小区里的灯都熄了,连保安室的小灯也灭了光。夜里静得很,耳朵都能捕捉到风声,细细碎碎的,把树摇醒,落下几片叶子,和月光落到一起。他在月光背面看到树的影子,看到楼的影子,看到自己的影子。

手里的烟没抽两口就快烧到了头。刘青松捏着滤嘴,注视着烟草燃烧,忽明忽暗,一抖便抖下一簌簌灰,往上是飘渺的烟。

“你还不睡。”

刘青松惊醒。他扭头,是林炜翔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出来了,站在他家的阳台上,敲了敲阳台的栏杆。

“睡了。”刘青松掐了烟,把烟头按在栏杆上碾了碾,抖掉灰后握在手心里转头要走,但被林炜翔的...

一些联系方式

微博:-小麦草汁-  偶尔发文补档备份

AO3:Ververg 看文建议submit一下AO3,那里的文整理得很全,可以导出pdf

twi:VVVerverg 常年长草

扩列的话私信我+QQ就好

和LOFTER在一起,我们约好不走散

六年了

LOFTER小秘书:

hi,亲爱的大家,


你们的关心我们都收到了。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


LOFTER确实遇到了一些暂时的困难。但请放心,已经安装了LOFTER的小伙伴不影响使用。


为了能更好的给大家提供服务,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将会对内容进行排查,调整完善内容生态,对社区做进一步维护,以保证社区的健康发展。


如果想为LOFTER做点什么的话,请安心玩耍吧。请保持热情,请保持真诚,请更多的跟喜欢的创作者互动。请珍惜LOFTER账号哦,你是如此独特,我们才能在此遇见。


如过去走过的每一天,快乐忧伤,惊喜期待,LOFTER会一直陪在你...

下一页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