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Dover】七日谈


【避雷提示】
二战背景,具体时间大概是法国沦陷以后
非国设,法国地下抵抗组织成员弗朗→英国间谍亚瑟
法叔第一人称日记,尾声上帝视角
日记不只七日,只是节选了七天
玻璃渣ooc慎入


〖扉页〗

        这是我来到德国的第一天,我在此以这本日记作为我的行踪记录。如果有一天我为了联军,为了自由而奉献一切,希望这本日记能帮到后来人。
        法兰西万岁。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第一日〗

        我来此地是为了替亚瑟•柯克兰先生向英国情报局转达德军的新动向,并为他提供一定的人力支持。说实话这并不是个什么好差事,比起德国佬的地盘我还是喜欢待在巴黎的公寓里。虽然现在也被纳粹占领了,但那儿至少还有家的气息。

        明天早上要去乐团报到,拟订的见面地点是在剧院后台的化妆间,不过我得早点去把东西放到那里,毕竟我的任务可不是和他见面喝杯茶谈谈心。


〖第二日〗

        我在刚到剧院的时候就把消息藏到了事先说好的地方,在确保一切安全之后就去和乐团的负责人商量公演的事宜了。

        作为曾经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我的独奏被安排在第一场表演里。负责人特意叮嘱了我明天的表演会有大人物来欣赏,让我好好表现一番。

        表现一番是当然的,不然怎么能让柯克兰先生记住我呢?


〖第三日〗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见到他。

        虽然早就知道他的身份,把他的档案背得滚瓜烂熟,却还是无法压抑自己躁动的内心——

        我看见他翡翠绿的眼睛在台下注视着我,专注而认真。天知道我当时的心脏简直快要炸裂,一想到他在倾听着我的演奏,我的脸上就无法抑制地露出笑容——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傻透了。

        不,这样不对,弗朗西斯,你不该这样的。

        也许我该离他远一些,就像原来那样,离得远远的,只是通过简短的、冷漠的电报和他说几句话,这样就够了。

        我不是个贪心的人,不是吗?


〖第四日〗

        我还是太贪心了。

        自从上次演出以后我们都是通过电报交流,交谈内容仅限于工作上的事情。昨天我以首席的身份邀请他明晚与我共进晚餐,他并没有回绝。我得去好好打理一下自己,充满艺术气息的头发可入不了这位军官的眼。

        我开始渴求他的回应,想要知道他的每分每秒,他的一举一动——就像个偷窥狂,可是我找不到窥伺的位置。再这样下去必然会引起他的怀疑,但这正巧也是我的目的。世界上再不会有如此一箭双雕的设计,他果然是我的命中注定。

        希望德国人能给我留一点求爱的时间,我可不想在好事将成的时候被上帝请到面前喝茶。


〖第五日〗

        爱情的滋味实在是太过美妙,让我有些得意忘形了。面对乐团长和其他德国佬的质问,我都以“知音难觅”的理由搪塞了过去,亚瑟也默认了我的说法。同性恋——多可怕的一个词,如果我们真的是那种关系的话早就被送到奥斯维辛去了——显然其他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一切的调侃不过都只是激烈战争中的一点调剂。至于风言风语,最多是说我勾引了柯克兰先生。总之一切过错在我,亚瑟只是被我这个法国人的花言巧语蛊惑了。

        明明是我被他蛊惑了,第一眼就着了魔。


〖第六日〗

        德国人似乎发现我了。

        小巷里的特工多了起来,但我依然按照以前的步调每天去乐团排练,只是没有再单独约亚瑟出来见面。我得赶快给亚瑟发个电报,提醒他是时候动手了。

        没想到离别来得这么快。我明明知道这段关系不会有好结局,可我对他还是这样死心塌地。

        他是莉莉丝,把人引向原罪,却又和人抵死缠绵。


〖第七日〗

        我的身份彻底暴露了。

        我只来得及把这本日记放到剧院后台的化妆间就不得不连夜出城躲避搜寻,不过所谓的出逃只是缓兵之计,我从未想过躲避即将到来的死亡。我只希望后来者能发现这本日记并且能够破译它的内容,毕竟这些文字承载了太多。亚瑟是我如今唯一的希望,我不能让他涉险。

        这也是我唯一的任务,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完成。

        法兰西万岁。


〖尾声〗

        亚瑟是在郊外的一个废弃旅馆的后厨里找到弗朗西斯的。

        能这么快找到弗朗西斯全靠那位不知名的传话筒先生。托他的福,在他来了以后情报传递的效率高了不是一点半点。现在他得在几分钟内用不惊动德国人的方式把弗朗西斯安全转移,或者是把他全须全尾地带回慕尼黑,然后再做打算。

        前提是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亚瑟第一次痛恨这个规定。

        或许他可以阳奉阴违一下,毕竟弗朗西斯也不是其他什么人,不论是从个人还是其他方面来说——

        “嘿,亚瑟。”弗朗西斯打断了他的思考,“没想到来抓我的是你,德国佬还真是有趣。”说着他嗤笑一声,“是来羞辱我的吗?自命非凡的日耳曼人。”

        “弗朗西斯,我……”亚瑟终于下定决心坦白自己的身份,却被弗朗西斯打断。

        “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弗朗西斯直视着亚瑟,亚瑟内心的迟疑在他的目光下无处可避,“我只有一个问题,你究竟有没有逢场作戏?”

        “至少现在不是。”亚瑟回答,又想接着坦白,“其实我和你一样……”

        “我知道,我知道了。”弗朗西斯并不想听亚瑟继续说下去,“这就够了。”

        他的左手慢慢移到背后,右手伸出把亚瑟拉向自己面前。亚瑟下意识把右臂举起格挡,却被人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我爱你。”

        然后枪声响起,任务完成。

        在其他房间搜查的士兵立刻循着枪声找到亚瑟,正看到亚瑟蹲在弗朗西斯身边,衣服上溅了不知道是谁的鲜血。在确认亚瑟并没有发生危险后,副官走到亚瑟身边询问了刚才的情况。

        “没什么,在我发现他的时候他立刻自杀了,没有反抗。”亚瑟漠然地回答了副官的问题,把弗朗西斯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摸索了一番后盖在了弗朗西斯的脸上。

        “走吧,他身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亚瑟起身,走出了房间。

        空中残留着不知道是谁的泪光。




大概说一下,就是仏英互知身份,但是英不知道仏知道他的身份。仏是接头人,同时他的任务就是作为弃子被英杀死,然后让英博取德军信任。

评论
热度(19)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