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瑞嘉】心拍数

【避雷提示】

瑞嘉only,幼驯染,格瑞比罗斯大两岁
小言风,粉红气息压都压不住(这告诫我们写东西的时候不要随便听歌
掐头去尾将是另一个世界
严重ooc,ooc到老软都不想和我说话😂


【序】

        这是礼拜二的午睡时刻。夏天的风以慵懒的步调穿过树丛,携着不知疲倦的聒噪的蝉鸣,闷热的气息在这短暂的午后时光里也变得清爽起来。

        教室也处在这种静谧之中。风卷起窗户边垂落的窗帘,把窗外的慵懒气息带进了教室里。风吹动书桌上纸张的些许边角,随即又陷入安静。

        嘉德罗斯独自坐在教室里,挂了一只耳机,左手撑着下巴,右手里的炭笔随着节拍勾勒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仆の心臓がね、止まる顷にはね”
        [在我的心脏,停下的时候呢]

        “きっとこの世をね、満吃し终わっていると思うんだ”
        [我一定是觉得已经,充分享受过这个世界才结束的吧]

        笔尖摩挲过纸张的沙沙声突然停下,笔杆与桌面碰撞发出一声清响。嘉德罗斯拿起橡皮,把半天才画得明朗的人像又一点一点慢慢擦去。

        “70回のね、「生きている」を叫んでるんだ”
        [我的心脏在一分钟内呢,会喊出70次的「我还活着」]

        “でも君と居ると、少し駆け足で”
        [但是和你在一起时,就会稍微加快脚步]

        嘉德罗斯把素描纸扔到一边,他未完成的草稿已经杂乱地堆满了桌面,正面的侧面的,站着的坐着的,温柔的冷淡的,都属于一个人。

        “该死的,为什么停不下来啊……”止不住的,溢出胸膛的——

        “110回のね、「爱している」を叫ぶんだ”
        [喊出110次的,「我爱你」]


【1】

        嘉德罗斯非常讨厌格瑞。

        没什么特殊的理由,就是单纯地看不顺眼,混杂着少年时期懵懂的向往和嫉妒,因为想成为那样的人。

        从小到大他都是在“看看格瑞”“多学学格瑞”“格瑞这次又是年级第一”“将来要和格瑞一样”诸如此类的话语中成长起来的。不得不说,每天充斥在“别人家的孩子”的阴影里,实在需要非同一般的抗压力才能正常地树立自信。奈何嘉德罗斯的心理素质超出常人,非但没有遭到打击,反而被激起了斗志,从小树立的梦想就是“超越格瑞,从我做起”。所谓中二之魂的燃烧也就是像奥特曼一样打败世界毒瘤——怪兽格瑞,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然后他成了一只跟屁虫,每天追在格瑞身后喊打喊杀。

【2】

        格瑞非常讨厌嘉德罗斯。

        任谁也无法忍受每天被一个跟屁虫从早追到晚,嘴里喊着“为民除害”。在他看来这种举动堪比幼稚园的过家家——奥特曼和小怪兽的那种。每次考试之后都要拿着成绩过来炫耀一番,挺着胸膛扬着头,爬两层楼找到自己的班里,就差把他的卷子拍到自己脸上。

        “渣渣,这次我又是第一,你呢?”

        “彼此彼此,四年级——”格瑞低着头整理这次统考的卷子,并不想看见嘉德罗斯嚣张的脸,当然不是因为比不过,只是懒得。

        格瑞把东西都整理好后,摆出自己的成绩条,抬头看向嘉德罗斯气得发红的脸,慢悠悠地补刀:“等你六年级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论年龄差的胜利#

【3】

        最后嘉德罗斯还是和格瑞进了同一所中学。

        并不是什么追随的执念,只是因为格瑞在的中学是市里最好的中学,以他的成绩被这所中学录取也是理所应当,当然他也不会选择其他的学校。他应该拥有最好的,无论什么方面。

        因为中学离家比较远,往日的步行已经不再适用,嘉德罗斯被迫坐起了公交车。

        哦,同伴是格瑞。

        如果可以他宁愿一个人去上学,但是父母对他上学路上安全性的担心和对格瑞的迷之信任使他在两年之后被迫再次成为格瑞的跟屁虫,并且没有别的选择。

        这意味着他将来的一年——也有可能是四年,因为不出意外格瑞会直升高中部——都要和格瑞一起上下学,同时接受他来自成绩与生活上的“双重关怀”。

        这可真是糟糕透了。

【4】

        格瑞在勉为其难地照顾了初来乍到的嘉德罗斯半个月后就想放任自流了。

        太难管了,不想管了。

        这家伙的小学中二期还没完全褪去——从他还没有把他以前编撰的《打败格瑞的一百种方法》扔掉就可以看得出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收了两个小弟,社会程度堪比古惑仔,就是高年级看了都绕道走的那种。这导致他没几天就被班主任请到办公室喝了杯茶,再三解释嘉德罗斯只是他的邻居并且不熟、又割地赔款保证下次月考还是年级第一才得以脱身。

        熊孩子什么时候能省点心啊……格瑞不抱希望地想。

【5】

        其实嘉德罗斯平时也并不是总找格瑞的茬。

        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互不侵犯、相安无事的。遇到空堂就一起去阅览室自习,不带雷德和祖玛玩——实际上是这俩个人不带他玩,而且他可没有做长明灯的兴趣。

        和格瑞一起自习的最大优势就在于高效省时,虽然很不想承认自己不会做的题在请教格瑞以后很快就能解出,但事实如此。

        嘉德罗斯把带来的作业写完以后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转笔,没一会儿就把头换了个方向,盯起了旁边刷题的格瑞。

        格瑞长得不错,这是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喜欢他的女孩子也不少,不过他一直还是单身。格瑞会喜欢什么样的人呢?让他猜猜——以这家伙的闷骚程度,大概会偏爱大胸长腿波浪卷的type,说起来上次还看见他和新来的女学管走在一起……嘉德罗斯把脱了缰的思绪拉回来,目光又重新聚焦到格瑞身上。

        这是他第一次观察格瑞认真起来的样子,把其他的诸多事端抛到一边,只是看着眼前的东西。他看到格瑞的手指轻轻扣着桌面,随着一下下的起伏可以感受到他的思维的律动节奏。那一刻嘉德罗斯觉得自己的心拍和这个节奏产生了一丝重合,他忍不住放轻了呼吸,感受自己的心脏是不是随着格瑞的指尖上下跳动。

        他觉得自己每分钟的心拍数似乎不止70下了。

【6】

        嘉德罗斯在初二的时候终于获得了放学自己回家的特权,因为已经高一的格瑞多了一节晚自习,九点的时候才能放学。

        开学的第一天嘉德罗斯没和雷德祖玛一起吃饭,而是跑到隔壁的高中部找格瑞吃了一顿散伙饭,以此纪念他们一年以来的夜路搭档正式解散。

        “路上小心哦,初中生。”格瑞把嘉德罗斯送到学校门口,双臂叠在脑后和嘉德罗斯告别。

        “回去上你的自习吧,高中生。”嘉德罗斯白了格瑞一眼,吊儿郎当地晃向车站。

        一个人的夜路确实有些无聊,他得快点习惯。

【7】

        这天的天气该死的糟糕。

        嘉德罗斯只是多和雷德祖玛聊了一会儿,雷雨云就阴沉沉地聚在了一起,没等他反应过来大雨就劈头盖脸地浇了下来。嘉德罗斯咒骂一声,把校服披在身上往车站飞奔而去。

        雨越下越大,单薄的校服外套早已被打湿,布料黏黏糊糊地粘在身上弄得嘉德罗斯浑身难受。他干脆把校服脱了下来盖在头上,勉强拯救一下他湿透了的头发,加快了奔跑的步伐。

        嘉德罗斯觉得车站和学校之间五百米的距离简直是道天堑。

        他被雨水糊得睁不开眼,勉强看到车站就在眼前,站台上寥寥无几的雨伞里一把银灰色的伞分外眼熟。那应该是格瑞的伞。

        嘉德罗斯好不容易踏上站台,一把雨伞就撑到了他的头顶——果然是格瑞。

        “就知道你没带伞,我在校门口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你,干脆请了晚自习的假给陪你回家。”格瑞把伞塞到嘉德罗斯手里让他打着,然后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嘉德罗斯身上,一只手拿过对方湿透了的校服,另一只手拿着纸巾把嘉德罗斯被雨水打湿的头发稍微擦干。“你可是第一个让我在雨中等待的人。”

        嘉德罗斯把头低了低,好让格瑞擦得更方便些:“那我可是很荣幸啊。”

【8】

        嘉德罗斯最后选择了直升高中部。

        其实他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因为母亲的工作调动他可以去国外的高中就读,不过被他拒绝了,因为他发现比起拥有更好的资源,他更想继续追在格瑞身后喊打喊杀。

        当然,这种丢人的理由他才不会告诉格瑞。

【9】

        格瑞一直很好奇嘉德罗斯最后为什么没有出国。

        他母亲的人事调动他是知道的。之前嘉德罗斯出国留学的事情也是板上钉钉,并且嘉德罗斯暑假还去上了将近三个月的语言学校,结果在报到那天他们依然是一起上的学。

        “你怎么还在这儿?”格瑞看到车站上正吹着泡泡糖的嘉德罗斯时着实惊了惊。

        嘉德罗斯把泡泡糖吐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斜着眼瞥了瞥格瑞,开口回答:“我有录取通知书,怎么不能来?”

        “你不是出国镀金去了吗?”格瑞站到嘉德罗斯旁边,三个月没见嘉德罗斯长高了不少,快到他的耳尖,他低下头正好可以看见对方有些躲闪和尴尬的眼神。

        “在这儿待久了,不太想走。”嘉德罗斯把头扭到另一边回答道。

        格瑞没有再问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太会数数了。

【10】

        嘉德罗斯不知道该给格瑞的十八岁生日送什么礼物。

        以往他都是随便送点什么小玩意儿打发过去的,杯子工艺品课外书练习册什么都送过,虽然也都挑选过,不过都是很亲民很普通的东西,没有什么纪念意义。

        他这次想送格瑞一个令人难忘的礼物,希望格瑞不会受到惊吓。

【11】

        格瑞永远也忘不了他的十八岁生日。

        嘉德罗斯拉着他翘了晚自习,把他带回到他家里。那天嘉德罗斯家里没人,正好方便他们两个为所欲为。

        格瑞坐在关了灯客厅里,桌子上放着蛋糕,数字“18”样式的蜡烛正缓慢燃烧。格瑞一边等着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折腾生日礼物的嘉德罗斯,一边数着自己的心拍数。

        他的心跳快得不像话。

        他开始猜测嘉德罗斯到底会送他些什么,但是不管怎么猜最后都会跑偏到奇怪的方面,这他觉得自己自恋得不太要脸——

        终于,嘉德罗斯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让格瑞的胡思乱想得以暂时终结。

        格瑞看到嘉德罗斯提着一个小牛皮箱,于是问道:“这是什么?生日礼物?”

        嘉德罗斯把手提箱递给格瑞:“你自己打开看吧。”

        格瑞接了过来,也没开灯,就着烛光打开了箱子看了起来。

        箱子里有很多纸条,格瑞拿起几张看了看,都是从小到大他和嘉德罗斯每次的成绩条,有的上面还有分数对比和成绩分析;还有几个本子,格瑞都拿出来翻了翻,有几个本子是嘉德罗斯随手记的日常,还有的是嘉德罗斯的素描本,画的基本上都是自己,而他根本没发现嘉德罗斯是什么时候画的;剩下的就是一些零碎的小物件,平时一起出去看电影留下的电影票、约街边小店留下的发票之类的;他甚至还找到了那本尘封已久的《打败格瑞的一百种方法》……

        “这算是什么礼物?黑历史回忆录?”格瑞搓了搓自己发烫的脸,庆幸现在没有开灯。

        “不想要就还给我啊,我收拾了好几天才找全的——”嘉德罗斯一直没敢看格瑞的表情,闻言这才转过身来,伸手要把格瑞手里的牛皮箱拿走,却被格瑞拉住胳膊拽倒在了他身上。

        格瑞在嘉德罗斯的脸侧轻轻地吻了一下,不出意料地看到了对方发红的脸颊。

        “谢谢,我很开心。”

【尾声】

        “喂,一个人在这儿干什么呢?让我找了你好久。”格瑞的声音蓦地插了进来,打断了嘉德罗斯的心拍数。嘉德罗斯飞快地把桌子上散乱的素描纸随手一整就要往桌兜里塞,却被格瑞伸手压住。

        “中午不睡觉画画?你下午还上不上课了啊。”格瑞敲了敲嘉德罗斯的头,却被嘉德罗斯把手打到一边。

        “要你管。”嘉德罗斯趴到桌子上,压住素描纸,试图不着痕迹地掩盖自己的所作所为。

        “别挡了,我都看见了,刚才看你画了半天。”格瑞一句话打破嘉德罗斯不切实际的幻想,“真人就在这儿,想画就画吧。”

        “画个渣渣!不画了,回家睡觉去了!”

        嘉德罗斯狠狠地瞪了格瑞一眼,转身就走,步子快得惊人,没多久就把格瑞甩了老远。然后他停住脚步,低声笑了起来。

        明明就是很喜欢啊。

【真•尾声】【天雷】
【被某人吐槽的我的少女心】
【所谓ooc之所在】
【来自风中一匹狼的少女心】

        格瑞看着前面嘉德罗斯愤然离去的背影,嘴角忍不住上扬。

        这个人……还真是什么都写到脸上了,隔着这么远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紧张和被揭穿的羞恼,实在是太可爱了。

        可爱得让人忍不住喜欢他。

        ——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喜欢你肆意张扬的笑容。
        喜欢你叫自己名字时上挑的语音。
        喜欢你孩子气的小脾气。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仅是喜欢已经无法表达我的心情。
        很想很想你,每一分,每一秒。
        很爱很爱你,每一分,每一秒。
        我在你面前时每一分每一秒的心拍数,你听到了吗?
        你听得到,我知道的。

评论(12)
热度(203)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