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仏英】攻心为上(二)

【避雷提示】

非国设,刑警法x医生英
流水账般的一章,好久没写比较长的文章不会把握节奏了
想写很撩的法最后成了oocT_T

前文请戳主页


第二章

        “没什么大碍,就是脖颈处有些划伤,没伤到颈动脉,应该是罪犯被你夺刀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的。”亚瑟一边给人质姑娘处理伤口,一边睨了一眼弗朗西斯,说道。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谁知道他抓的那么紧……”弗朗西斯为自己辩解,最后在亚瑟谴责的目光下投降,“好吧好吧,是我的错,我应该先确保人质小姐的人身安全再和歹徒进行殊死搏斗。”

        亚瑟没有再接弗朗西斯的话茬。给明显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的漂亮姑娘包扎好伤口后,亚瑟起身整理了一下被蹂躏得惨不忍睹的衣服,然后朝弗朗西斯扬了扬下巴:“走吧,不是说要去警局做笔录吗?”

        “那只好委屈柯克兰先生和我坐一辆警车了。”弗朗西斯歪着头冲亚瑟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

        “这机会还是留给这位小姐吧,我是开车来的。”亚瑟残忍地拒绝了弗朗西斯的邀请,然后绕过他走出了酒吧。



        警局。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直接进入正题吧。”弗朗西斯坐在亚瑟对面,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姓名?”

        “亚瑟•柯克兰。”

        “性别?”

        “……男。”

        “年龄?”

        “25。”

        “职业?”

        “医生。”

        “哪里高就?”

        “市医院。”

        “联系方式?我是指私人电话,我们好和你第一时间取得联系。”

        “xxxxxxxxx”

        “地址?”

        “波诺弗瓦先生,请问您是在调查户口吗?”亚瑟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一脸无辜的弗朗西斯,感觉自己的内心波动到了极限。

        “可这是必走的流程啊……”弗朗西斯无辜地辩解,“我也很想直入主题啊。”

        “……”亚瑟只好报出自己的地址。

        “好了,接下来说说当时你为什么没有离开酒吧吧。”弗朗西斯撑着下巴看着桌子另一边的亚瑟,专注的目光让亚瑟有些脸颊发烫。

        “都说了我在等人,只不过是没等到而已。”亚瑟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我现在还不知道那人在哪儿呢!”

        “这么晚了估计你的这位朋友已经自己回家了……”弗朗西斯真诚地安慰了一句,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会躲在吧台后呢?”

        “就是……有点好奇。”亚瑟有些尴尬地回答,“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过去,总之就是去了。去了也总不能被发现吧,就躲在吧台后面了。”

        “你还真是个好奇宝宝,什么地方都敢去。”弗朗西斯把亚瑟的话随意地填在记录表上,随后继续教育他,“就算身为医生想去救死扶伤也是分场合的,保护好自己才能救助别人啊。”

        “……”所以我不是很想回答你的问题啊混蛋。亚瑟握了握拳头,有点想动手。

        “那你对警方的这次行动有什么看法吗?这是个民意调查,为了方便改进我们以后的工作。”弗朗西斯换了张白纸,把之前那张填好的报告表装进了档案袋里。

        “便衣警察十分敬业,身份隐藏毫无破绽,反侦察能力一流,身手也十分了得。”亚瑟现在非常想冲这位警察先生翻个白眼来夸赞他当时的演技,“美中不足的是群众疏散工作做得不好,现场留下的无辜平民也可能受到伤害。”比如我。

        “谢谢你对我个人能力的夸奖,关于你的意见我们会纳入到下一步的工作改进提议里,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不客气。”

        “最后一个问题,你明天晚上有空吗?”弗朗西斯一边整理着笔纸,一边发问道,“我想请你一起喝杯酒,以个人身份。”

        “不巧,”亚瑟毫不留情地拒绝,“我明天晚上值夜班。”

        “这样啊……”弗朗西斯有些遗憾,“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这个月都很闲的。”

       “抱歉,我这个月的手术都已经排满了。”亚瑟的内心波动到了极限,现在只想回家睡觉。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没办法了啊……”弗朗西斯失落地叹气,“那就先这样吧,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出去吧。”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染成了黑色,一弯月牙挂在天边,旁边稀稀落落地坠着几枚星子。单薄的月光映在地上,拉出纤长的人影。

        弗朗西斯把亚瑟送到警局门口就停了下来。亚瑟一个人刚走了没几步,突然被弗朗西斯叫住:“等一下!”

        亚瑟转过头看向朝他走来的弗朗西斯,有些不耐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弗朗西斯走到亚瑟面前,双手伸向他的衣领。亚瑟下意识一躲,却被弗朗西斯按住肩膀。

        “别动。”弗朗西斯轻声说道,“你的领子歪了。”

        弗朗西斯的手撩过亚瑟的短发末梢,擦着他的脖颈把他的后领移正。亚瑟猝不及防被男人带着暖意的气息接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亚瑟身后的车灯打在弗朗西斯身上,把弗朗西斯的身形衬得模糊。亚瑟眨了一下眼,感觉自己的视野有些恍惚。

        “路上小心。”弗朗西斯拍了拍亚瑟的肩膀,然后把他推向车停着的地方。

        亚瑟顺着弗朗西斯的力道几步走到车旁,在打开车门时看到了后视镜里依然站在原地的弗朗西斯。亚瑟扭过头去看他。显然弗朗西斯没想到亚瑟还会回头,脸上露出些许诧异,不过很快弗朗西斯就重新扬起了笑容,朝亚瑟挥了挥手,然后做了个“再见”的口型。

        亚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和弗朗西斯挥了挥手示意他要走了。

        亚瑟把车子发动后并没有立刻离开。他看到后视镜里的弗朗西斯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转身回了警局。在后视镜里的人影彻底消失不见后,亚瑟这才踩下油门离开。

评论
热度(15)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