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瑞嘉】最终攻防(2)

【避雷提示】

#魔改星际paro,详情请见前文

#前文请戳主页

#emmmmmm……嘉九虽然是个小孩子,但他不止九岁,你们可以当他是嘉十九。具体的话我也不知道他多大,反正就是很小(。

#格瑞现在比嘉德罗斯大,以后可能就不是了

#我说的是年龄,你们不要多想(没人多想

#依旧是ooc预警,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Chap.2

        “怎么样?有心仪的对象了吗?”鬼狐天冲向从通道里走出的格瑞问道。

        “嗯。”格瑞回答,“就嘉德罗斯吧。”

        “那个小孩子?”鬼狐天冲有些诧异,“我还以为你会选看上去比较成熟的那种。”

        “和那种人打交道太累了。”格瑞耸肩,“小孩子想什么都会写到脸上。”

        “同样也更难哄。”鬼狐天冲拍了拍格瑞的肩膀,“算了,你开心就好。那我就帮你把嘉德罗斯留下了,不过估计其他人也不会选他。”

        “多谢了。”





        “检测到实验体生命体征正在恢复,维生系统关闭。”

        维生仓内的营养液逐渐排空,换气系统与外界空气连通,但嘉德罗斯并没有很快恢复意识。显示器上波形的振幅变化大概两个小时以后才保持稳定,嘉德罗斯的生理状况刚恢复到正常水平。

        嘉德罗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在密闭的容器当中,浑身上下只有一条打底裤。容器的内壁还有残留的液体没有拍干,他的头发也黏糊糊地粘在脸上。透过正上方的玻璃他只能看到惨白的天花板。嘉德罗斯伸手试着推了推上方的玻璃盖,没想到盖顶一下子就被推开了。

        嘉德罗斯坐起身,将周围环视了一圈。入目可见的是和天花板一样惨白的房间——或者说是实验室。各种大大小小的气压液压缸贴着墙边绕了半圈,不少检测仪器占了剩下的一半空间。他的正对面是一张办公桌,桌子后坐着整个房间里除了他以外的另一个生命体——或者说这个人才是房间里唯一一个生命体——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已经不算是人类了。

        桌后的男人显然注意到了嘉德罗斯的巨大动静,不过也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继续埋头工作了。这让嘉德罗斯没缘由的产生一股挫败感。在嘉德罗斯单方面“相顾无言”了几分钟后,他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这种诡异的沉默。

        “你是谁?”

        “我是格瑞,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观察员,负责监测你的各项数据和生理状况。”格瑞在刚领到的嘉德罗斯的一堆数据里孤军奋战,头也不抬地应付道。

        “所以你的任务就是把我拆分成数字填满你手上的那堆表格?”

        “除此之外我还要负责你的照顾生活起居和机械部位的维修。我的工作量很大,所以你不要瞎折腾,我会很头疼的。”格瑞潦草地在文件上签完自己的名字,这才有功夫回答嘉德罗斯的问题,“你还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一并问完,等会儿我工作的时候不要再打扰我。”

        “我只能待在这里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可就太无聊了。”嘉德罗斯从维生仓里跳出来,双脚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他甩了甩头发上还未干掉的液体,向格瑞投去疑问的目光,“你们这儿连衣服毛巾之类的都不提供吗?”

        格瑞认命地放下手头的东西,打开储物柜把提前准备好的防护服和毛巾扔给嘉德罗斯。“衣服是实验组给你们定做的,现在一人只有一套,没有备用,别做太激烈的运动,玩坏了你就只能裸奔了。”

        “啧,还真够小气,衣服都只有一套,脏了怎么办啊。”

        “你也可以穿普通的衣服,只要你能控制住力度别把脆弱的布料扯坏了。”格瑞回答,“你能去的地方都是无尘室,不存在衣服脏了的情况。在第二批衣服做出来之前你就算有洁癖也得忍着。”

        “真是麻烦。”嘉德罗斯把手里的防护服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这东西怎么穿?贴身穿吗?”

        “随便你,其实你不穿也没什么问题,温度变化对你已经没有影响了,最多是有伤风化。”格瑞瞥了嘉德罗斯一眼,“衣服是连体的,平时尽量不要喝水,每天的水分摄入量能够维持生理需求就够了。现在摄入过多水分已经对你没有什么好处了。”

        “那一日三餐呢?”嘉德罗斯一边换衣服一边问道。

        “我会根据你每天的身体状况给你配制营养剂。”

        “那可真是糟糕透了。”嘉德罗斯失望极了,“早知道这样的话我才不会报名参加什么改造人计划的。”

        “你的理想还真是远大。”格瑞把注意力重新移回工作上,“所以你究竟是为什么要接受改造?”

        “当然是——”嘉德罗斯拖长了语调,冲着格瑞大声说道,“为了更强。”

        果然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格瑞听完嘉德罗斯幼稚的发言以后在心中为他鼓了鼓掌,同时反思联邦在他面前节节败退是不是因为联邦内部出了叛徒。

        “你干吗摆出这样一副表情?”嘉德罗斯看着格瑞一脸“关爱低龄儿童”的表情,感觉到自己的尊严遭到了挑战。

        “没什么,很好的理由。”格瑞试图掩盖住自己想要笑出来的欲望,最后还是没能控制好嘴角的弧度,在嘉德罗斯跳过来对他动手之前岔开了话题,“你先适应一下现在的行动方式,找找感觉,等会儿和我去训练室检测一下各项指标。”

        “现在就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嘉德罗斯活动了一下关节,发出金属摩擦的声响。

        “还真是精神百倍啊……”格瑞只好放下手中的笔,起身整理检测要用的东西。

        什么能让你停止运行呢?嘉德罗斯。

评论(7)
热度(99)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