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瑞嘉】最终攻防(4)


【避雷提示】

#魔改星际paro,前文请戳主页

#emmmmmm……这章好像没啥说的


Chap.4

        “格瑞!格瑞——”嘉德罗斯啃着一管营养剂朝格瑞喊道,“下次能不能把营养剂换成其他什么味,我受够牛奶了!”

        “牛奶、酸奶、乳酪,你选一个吧。”格瑞指了指冰柜里放着的三排营养剂。

        “还是算了吧。”嘉德罗斯一口气吸完叼在嘴里的营养剂,把空了的壳扔到回收器里。“我想洗个澡。”

        “注意做好防水措施,省的明天你发现自己的腿锈得走不动路。”

        “……”嘉德罗斯放弃和格瑞继续这些没营养的话题,“什么时候能开始下一次改造啊——真的快要生锈了——”

        “快了。”格瑞低声回答,“还有两天。”





        “……现在看来嘉德罗斯的数据是最好的。”鬼狐天冲指着投影上八个改造人的检测数据分析道,“每项数字都是很高的数值,并且完成了三项最大量测试,效果比我们之前预想的好很多。”

        “当然问题也有,八个人都关节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劳损,最严重的发生了变形。如果这次改造不能修复变形的关节,我们就要放弃他了。”

        “明天的手术基本上准备好了,八场硬战,尽力而为吧。晚上早点休息,保存体力。”

        鬼狐天冲一句话结束了手术前的分析会议,会议室里的人陆陆续续地离开。格瑞收拾好东西,站起身的时候看到鬼狐天冲给他递了个眼神示意他留下。

        格瑞在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朝鬼狐天冲扬了扬眉。在鬼狐天冲示意莱娜把其他人都送走后,格瑞这才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你的眼光还真是不错,我当时差点信了你只是为了早点甩掉观察员这个包袱才选的嘉德罗斯。”鬼狐天冲走到格瑞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这么想也没什么错。”格瑞没有反驳,“我一开始确实是为了偷懒,没想到挖到了宝。”

        “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提前知道些什么了。”鬼狐天冲显然不信格瑞的鬼话,“最开始可没人看好嘉德罗斯,他太小了。”

        “人总是尝试过才知道能不能行。”格瑞回答,“我也没想到他有这么大的能量。不要瞧不起年轻人的干劲。”

        “你的偷懒计划算是泡汤了,接下来要多费点心了。我帮你向上面打个报告,年终表彰的时候你就该加官进爵了。”

        “承蒙厚爱。”格瑞朝鬼狐天冲一拱手,“欠你一个人情,到时候请你吃饭。”





        “……已经取得嘉德罗斯信任,可以调取他的所有数据库。”格瑞打完最后一个字,把消息给凯莉发了过去。

        那边很快给来回复:“务必完成嘉德罗斯运行数据的拷贝。”

        “运行数据还不完整,现在才进行到第二阶段的改造。”格瑞回复,“至少要在机械脑替换完毕以后才能获得比较完整的运行数据。”

        “本阶段的改造模板我已经上传了附件收到后请回复,发现有丢失的资料及时通知我补发。”格瑞把最后一段话发送以后中断了连线。

        “格瑞?我能进来吗格瑞?”嘉德罗斯的声音从门外传到门内,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格瑞的房间里。

        “你已经进来了。”格瑞关掉光脑,把椅子转了一圈扭到面朝嘉德罗斯的方向,“有什么事?”

        “有点紧张,睡不着觉。”嘉德罗斯挪到格瑞的床边,嘭地一声倒了上去。

        “你太重了,小心把我的床压坏了。”格瑞瞥了眼把自己的床弄得吱呀作响的嘉德罗斯,思考自己能不能徒手把他扔下床。

        “放心吧不会的,压坏了我把我的床赔给你。”嘉德罗斯翻了个身,把双臂垫在脑后躺在格瑞的床上。

        “谁稀罕。”格瑞白了嘉德罗斯一眼,“你有什么好紧张的?”

        “万一我死在里面怎么办。”嘉德罗斯撇了撇嘴,“如果就这么死了我会很不甘心的,都没人记得我。”

        “没那种可能性。‘就算其他人都死光了我也能活到最后的’,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啊?”嘉德罗斯转过头,格瑞正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自己。他自诩视力很好,却读不懂格瑞现在的眼神。就像提前知晓答案一样——嘉德罗斯觉得格瑞透过他挖掘到了其他东西,是过去解不开的迷题,却被提前告知了结局,如今才来补全解答的过程。

        “你当然要不会死在手术台上,一来确实憋屈,二来我的升职加薪也会毁于一旦。”格瑞回答,不出意外看到嘉德罗斯吃瘪的样子,“你的肩上可是背负着我的荣光啊。”

        “没错,散发着腐败气息的荣光——”嘉德罗斯故意拉长了声音大声说道。

        “活着出来。”

        “那是当然。”

        “我是要你每次——”格瑞注视着嘉德罗斯的眼睛,他从里面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倒影,“每一次都活着出来。”





        “各单位就位,”鬼狐天冲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第二阶段第一次改造开始。本次改造目标:完成感官系统替换,修复各关节处损伤问题,强化钢化骨骼结构。”

        “还紧张吗?”格瑞朝躺在手术台上的嘉德罗斯问道。马上就要打麻醉了,这是他最后的清醒时间。

        “现在紧张的是你吧。”嘉德罗斯朝格瑞眨了眨眼。不久以后就看不到这双眼睛了——格瑞心里突然有些遗憾,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

        “不紧张就好。睡一觉吧。”格瑞招手叫来麻醉师。手术就要开始了。

        “说好了,活着出来。”





        “接受到外部指令,本次情感体验即将结束,请将脑域内缓存的情感数据进行备份后删除,欢迎您下次体验。”凯莉没有波动的声音再次响起,切断了仪器与格瑞之间的联接,并将指令传达给格瑞,“本阶段第二次改造将在两个小时后开始,请您尽快赶到准备室进行术前检查。”

        格瑞睁开眼,瞳孔中一串串字符快速流过。在将缓存记忆备份后,格瑞拔下头部两侧的数据线,起身离开房间,拖着沉重的脚步向银灰色通道深处走去,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的声音。


评论(6)
热度(74)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