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Dover】疑心暗鬼(仏诞贺)

【避雷提示】

Dover无差,非国设,婚礼策划师亚瑟x不知道干什么的弗朗

食用BGM:《出轨记》


【1】

        弗朗西斯觉得亚瑟最近不太对劲。

        明明不是工作多到让人崩溃的年底,往常也没有特别繁忙的任务,亚瑟却总是凌晨一两点才会推开家门。

        连续半个月。

        弗朗西斯不得不坐下来思索能让亚瑟长时间夜不归宿的原因。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年,无论是床上生活还是床下生活都无比和谐。虽然有时候会因为双方的固执而争吵,但拌嘴是生活里必不可少的环节,他们也只是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发生一些争执,在三观问题上他们可是异常地合拍。他实在是找不出让亚瑟最近变得冷淡的理由。

        或许他们该好好谈谈了,但首先亚瑟得回来。弗朗西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了看指向十二点的时针,心底一片孤寂。


【2】

        亚瑟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两点了。

        弗朗西斯给他留了盏门灯。恬淡的光晕在漆黑的房间里照出一小片光亮的天地,好让他看清从客厅到卧室的三两步距离。弗朗西斯的体贴总是体现在这些小细节上,平淡而温馨。

        不过有时候他也难缠得让人困扰。

        亚瑟推开卧室的门,发现床灯还亮着。弗朗西斯穿着睡衣坐在床边,看到他进来以后抬起了头。

        “亚瑟,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

        “谈什么?有什么话留到早上再说可以吗?我真的很累。”亚瑟把外套随意地丢在椅子上,打了个呵欠。

        “可是你早上很早就走了——”

        “够了弗朗西斯,我不想和你吵架。”

        “好吧,你已经很累了。”弗朗西斯叹了口气,把床上摆好的睡衣递给亚瑟,然后在他脸上轻轻印下一个吻,“晚安,亚蒂。”


【3】

        亚瑟的手机铃声从他到家以后就没停下过。

        苹果特有的马林巴铃声丁丁冬冬响个不停,弗朗西斯被吵得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手上的《道林格雷》打开以后就没有被翻动过。弗朗西斯把书倒扣在桌子上,额头无力地抵住双手。他以前可没发现亚瑟的这些客户这么难缠,连亚瑟的私人时间也不放过——就算是急着结婚,也不至于追着策划师探讨到深夜吧。

        弗朗西斯起身走到书房门口,把门拉开一条缝隙,从狭窄的缝隙里窥视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打电话的亚瑟。落地窗离书房不是很近,显然亚瑟已经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吵到弗朗西斯了——虽然看起来效果并不怎么好。

        亚瑟的声音不太清晰地传到弗朗西斯这里,他只能断断续续地听到亚瑟的一些话语,估摸着和亚瑟通话的大概是他的助理。他关上门,把亚瑟后面的话也关在了外面。

        “场地?露天和室内都很难抉择。我觉得他会喜欢街头婚礼,就像街头交响乐一样——可能会惹人注目,不过这无伤大雅。他并不吝啬于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幸福。”

        “……他喜欢浪漫一点的气氛,当然不是指漫天的粉红气球……玫瑰花?说起鲜花他更喜欢鸢尾,不过鸢尾的花语不太适合这个场合……嗯……还是红玫瑰吧,最经典的搭配,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

        “至于礼服,我会亲自去订。两套手工西服是毋庸置疑的,再帮我约一下上次的那家婚纱店——是的你没听错。不是给我订……他穿过裙子,我就是被这个骗了……你见到以后肯定会惊掉下巴的。”说到这儿亚瑟好像想起了什么,低声笑了起来。

        “他穿什么都很美。”


【4】

        “亚瑟,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许你一个人进厨房!”

        这是弗朗西斯在星期天的上午第四次抓到亚瑟偷偷摸摸蹭到厨房试图做些什么。如果亚瑟会做饭——哪怕是会一点点他也不会采取紧迫盯梢政策。这家伙好不容易有了两天忙里偷闲的时间,昨天跑到家乐福买了一袋子面粉、一盒鸡蛋还有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回来,今天从早上六点就开始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两次三番后他偷偷看了眼亚瑟搁在床头的平板,发现最新的搜索记录是“如何制作蛋糕”。

        “他这些天到底在搞些什么啊……”弗朗西斯把平板放回原处,打开门不出意外地看到亚瑟又鬼鬼祟祟地蹭到了厨房门口。

        “你怎么心血来潮想起要做蛋糕了?”弗朗西斯按住亚瑟已经摸上厨房门把手的手,无奈地发问。

        “就是想做,又没让你吃。”亚瑟挣开弗朗西斯的手,转过身背靠门板面对着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叹气,就着现在的姿势推开厨房的门,把亚瑟也推了进去。“你想做就和我说啊,一个人偷偷摸摸地也做不好,我和你一起做。”说着他把亚瑟昨天买的一大堆东西全都从橱柜里挖了出来,在桌面上摆成一排。

        “就是不想让你知道所以才要偷偷摸摸啊……”亚瑟小声地嘀咕道。

        弗朗西斯并没有听到亚瑟的低语。他把面粉倒进碗里,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没系围裙,懊恼地放下碗去取围裙。亚瑟拦住弗朗西斯,自己转身从门后取下两个围裙,把其中一个给弗朗西斯系上。

        其实这样也不错,不是吗?亚瑟心想。


【5】

        弗朗西斯总觉得这两天亚瑟的西服上有一股玫瑰的味道。

        亚瑟平时是不喜欢喷香水的,连古龙水都很少使用,更别提玫瑰味的香水了。亚瑟最近的应酬很多,在那些场合……弗朗西斯的心里不太舒服,他拿起亚瑟挂在椅背上的西服,揪着衣领嗅了嗅,依然觉得玫瑰的香气若隐若现。他起身打算把亚瑟的西服挂到衣帽间里,发现有什么东西从亚瑟的衣服里掉了出来。他蹲下身,发现掉在地上的是片玫瑰花瓣。

        有人在追求亚瑟?这是弗朗西斯产生的第一个念头。他捡起那瓣玫瑰藏在手里,要穿过客厅的时候对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的亚瑟随口问了一句:“你最近在忙什么?有新的外景企划了吗?”

        “嗯?没有啊,我这几天负责的几个策划都是在教堂的。”亚瑟头也不抬地回答。

        “你们团队什么时候招新人啊?你最近的工作量也太大了。”

        “说到这个,”亚瑟放下报纸,“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老板终于给我招了个新助理,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了,是个很能干的小姑娘。”

        弗朗西斯的心情宕到了谷底。


【6】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了。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现在的状态。患得患失?他和亚瑟早过了弹着吉他追求爱情的年纪,也不会再因为一个牵手、一个拥抱而忐忑不安。他认为自己没有不信任亚瑟的理由,也明白那些糟糕的情况只会存在在自己的臆想里。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无理取闹了。

        也许是平淡得太久,所以有些不知所措吧。


【7】

        弗朗西斯回到家的时候发现亚瑟的鞋已经摆在鞋架上了。

        “不是说最近的策划可以排到明年吗,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弗朗西斯疑惑地换了鞋穿过玄关,发现客厅的灯也黑着,不知道亚瑟在哪个房间。

        “亚瑟?”弗朗西斯在昏暗的客厅里呼唤亚瑟的名字,“你在吗?”

        “Ouch!”亚瑟的叫声从厨房里传出,紧接着是一阵叮铃咣啷的锅碗碰撞声。弗朗西斯几步走进厨房,把坐倒在地上的亚瑟从炊具中解救出来。

        “你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的……”弗朗西斯拍掉亚瑟头发上粘着的面粉,然后蹲下收拾散落在地上的碗碟。

        “被你吓了一跳,不小心绊倒了。”亚瑟摸了摸鼻子,也蹲下来,“还是我来吧,你去客厅休息会儿。”

        “做贼心虚。”弗朗西斯把碗重新放回柜子里,低下头和蹲着的亚瑟对视,“我一直觉得你最近不太对劲。亚蒂,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无缘无故地加班应酬,衣服上粘着的玫瑰花瓣,还有心血来潮的蛋糕。”弗朗西斯慢慢地俯下身子,额头抵在亚瑟的前额上,凝视着亚瑟祖母绿的眼睛,“你到底在做什么?”

        “笨蛋弗朗,”亚瑟蹭了蹭弗朗西斯的额头,“平时加班加点的人明明是你,工作起来什么也不顾。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肯定不记得,你也就记得你的行程安排和我的生日,好讨我欢心。”

        亚瑟吻了吻弗朗西斯的嘴角:“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做这些只是想讨你欢心。”

        弗朗西斯愣住了。

        烤炉“叮”地一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亚瑟把弗朗西斯从地上拉起来,费了好大劲才把弗朗西斯按在餐桌旁的座椅上。然后亚瑟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束玫瑰,塞了弗朗西斯满怀。“你等一下,我马上回来。”说完亚瑟就跑出了餐厅。

        弗朗西斯低下头闻了闻这束玫瑰,觉得这个味道还不错。

        很快亚瑟的脚步声传来。弗朗西斯抬头,入目是一身西服的亚瑟端着刚出炉的蛋糕缓缓走近。弗朗西斯抚唇,给亚瑟递过去一个飞吻。

        亚瑟一边哼着生日歌一边走到餐桌旁:“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dear Franz——”

        “弗朗西斯,快许个愿。”亚瑟把蛋糕放到弗朗西斯面前,冲他眨了眨眼。

        弗朗西斯借着微弱的烛光观察了一下眼前的蛋糕,很简单的造型,奶油上面用水果点缀了一下,正中间用巧克力酱画了个戴着生日帽的小人——那应该是他自己。

        画的真丑,弗朗西斯想。他闭上眼,想着明天要不要去买对钻戒。

        “许完了?”亚瑟看见弗朗西斯睁开了眼,于是问道。弗朗西斯点了点头。

        “该吹蜡烛了,弗朗茨。”亚瑟说着,做了个吹蜡烛的口型。

        “Happy birthday to you.”

        蜡烛在最后一个音节中熄灭。弗朗西斯刚想起身把花放到一边,又被亚瑟按了回去。

        “亚蒂?”弗朗西斯疑惑地抬头看向亚瑟。

        “其实我没想到你今天会这么早回来,所以刚才的顺序和我之前规划的不太一样。”亚瑟有些尴尬地拽了拽衣角,“你可以假装我刚把花递给你。”

        弗朗西斯忍不住笑出了声。

        “喂喂,严肃一点。”亚瑟瞪了弗朗西斯一眼,“我要继续了。”

        “好的。”弗朗西斯给自己的嘴上了个封条。

        亚瑟攥紧了手里的东西,做了几个深呼吸平静了一下快要跳出胸口的心脏: “亲爱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

        “我接下来的话语可能略显苍白,因为我实在找不出还有怎样优美的语句能够阐述我内心的波澜。”

        “我们一起度过了三年的时光,虽然三年之中我们有摩擦、有矛盾,偶尔也会大打出手,但是我们的心已经变得异常合拍。”

        “也许我们还是有彼此不了解的地方,也许我们还会对对方有所隐瞒,也许我们还会因为某些事情争吵,也许我们还要面对重重困难,但我知道这是时候了。是时候我该做点什么了。”

        “这些天我想了很多方案,关于我们的婚礼。我策划过无数场婚礼,轮到自己的时候却遇到了难题。无论哪个方案都无法令我满意,我觉得它们都不适合你。我想给你最好的婚礼。”

        亚瑟单膝跪地,拉过弗朗西斯的手,把已经攥得发热的戒指戴在他的无名指上。

        “我们结婚吧。”

评论(5)
热度(86)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