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瑞嘉】最终攻防(5)



【避雷提示】

#魔改星际paro,前文请戳主页

#这章依然没啥好说的



Chap.5


        “和你的记忆做完最后的道别了?”丹尼尔向正在做体检的格瑞问道。

        “这次你打算切除多少生物脑?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格瑞没有理会丹尼尔的问题,自顾自地问道。

        “没多少,手术之后你还有1/16的大脑用来储存你的情感,如果它装得下的话。”丹尼尔转过身看了眼屏幕上展示的格瑞现在的身体状况,“状态不错,看来你的梦境体验真能够聊以自慰。”

        “是情感体验。”格瑞把身上连着的几条线拔下来,“我先去手术室了。”

        “祝你好运。”

        走到自动门前的格瑞顿了顿,最后还是没有转身。

        “就算其他人都死光了我也能活到最后的。你的那些机器人派不上用场。”

        丹尼尔目送格瑞走向手术室,直到自动门重新合拢才收回目光,自言自语般地回答:“那是当然,你会是我最棒的杰作。”





        “第三阶段第二次改造开始,本次改造目标:缩小生物脑体积至1/16,弱化情感数据。强化钢化脊柱,完善四肢关节处机械构造,提高感官系统性能。”

        就要消失了……

        “麻醉师准备。”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

        “警报,警报,检测到一号改造体脑域异常波动,建议加大麻醉剂剂量,并对其脑域实行强制性休眠。”

        嘉德罗斯……

        “警报解除,第二次改造继续进行。”





        大大小小的导管和导线接在嘉德罗斯身上,乱七八糟地交叉在在一起。手术台四周围着七八个实验员,六个多小时的手术让他们十分疲惫,但嘉德罗斯目前的情况还不允许他们休息。

        “太大意了,直接进行全部生物脑替换的操作太危险了,我们不可能保证在生物脑死亡的时间内完成机械脑的替换。虽然有第二套半脑替换的方案,但不知道效果会怎么样。”鬼狐天冲缩小嘉德罗斯所在的手术室的监控,点开机械脑和生物脑的构造对比图,“脑循环的对接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我们事先导入的数据能不能和剩下的生物脑产生对接还是个未知数。”

        “下一场手术提前到两天后,我们要在剩下半脑失去活性之前完成全部替换,希望嘉德罗斯能撑到那个时候。”

        “格瑞,你留一下,其他人先走吧。”鬼狐天冲宣布会议结束,把格瑞叫到自己身旁。

        “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如果嘉德罗斯没能撑过这三天我们的改造人计划就宣告破产了。”鬼狐天冲烦躁地转了转笔,“虽然不算是完全没有收获,但是巨大的资金投入和回报完全不成正比。我后来又仔细研究了一下你发给我的部分脑改造方案,现在的半脑改造就是这个的简化版。如果半脑改造能成功的话,那多次部分脑改造理论上是可以实现的。”

        “可是我们无法解决生物脑和机械脑之间的对接问题。临时加在机械脑上的信号转换器不一定能发挥作用。时间太仓促了。”格瑞指着屏幕上的对比图,在接口处划了一道。

        “格瑞,你赌过博吗?”鬼狐天冲突兀地问道。

        “赌过。”格瑞的手指无规律地在屏幕上滑动,透过屏幕他能看到另一个房间里昏迷不醒的嘉德罗斯,“我来到这里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在赌博。”

        “……”鬼狐天冲沉默不语。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

        “我先走了。”格瑞最后看了眼没说出话的鬼狐天冲,“我们都是赌徒。”

        格瑞离开会议室,也没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径直走到了嘉德罗斯所在的监护室。刷了门禁以后格瑞也没走进玻璃房里面,只是隔着玻璃靠在走廊里发呆。

        临时变为半脑替换的手术已经结束,医护人员已经回去休息了,只有泛着荧光的监控屏还在工作。格瑞盯着屏幕上随意波动的线条,想嘉德罗斯的脑细胞还真是活跃,都睁不开眼了脑电波的波动还这么强烈。那几个那么大的波幅会是什么?估计是梦见自己又打败了什么人吧——他的脑子里除了打打杀杀就是称霸天下,能想到为帝国效力都是夸赞他了——开玩笑,谁能制得住这家伙让他效命?

        格瑞乱成一团的思维突然顿住,他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遗漏掉的地方。他最后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一脸平静的嘉德罗斯,转身匆匆返回自己的房间。

        格瑞回到房间以后打开光脑,给凯莉发过去一个消息:“对比一下你搜集的「初号」的数据库和我给你发过去的嘉德罗斯的数据库,把不同的地方制成图表发过来。速回。”

        “收到。”





        “第三阶段第二次改造开始,本次改造目标:完成生物脑全部替换,完成机械半脑对接。”鬼狐天冲在监控室里宣布改造开始。格瑞坐在他旁边,和他一起通过监视器观测手术进程。

        “我感觉你一点都不紧张。”鬼狐天冲说,“从最开始就是。明明我们都是赌徒,你却总是云淡风轻。”

        “我只是不担心他。他肯定能活着出来。”格瑞看着屏幕上的嘉德罗斯,“他命硬的很。”

        “你可比他自大多了。”鬼狐天冲向后靠在椅背上,“明明对他很上心,一到这个时候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是自信。”格瑞解释,“他有这个自信,我为什么不能相信他?”

        “放心不下却信任,真让人羡慕。”

        “哈,谁知道呢。”格瑞说,“我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这个念头不停地击打着我的大脑,像可卡因一样消磨着我的意志,诱使我上瘾。

        “我已经制止不了自己的行为了。”

        鬼狐天冲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格瑞这句突兀的话在说什么。他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对话,琢磨格瑞这句话的意思。

        “荷尔蒙使人冲动,格瑞。”鬼狐天冲轻扣几声桌子,“他以后会信任所有值得信任的人。”

        “我会让我成为他最信任的人。”格瑞回答。他想他找到症结所在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改变它。


评论(10)
热度(107)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