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瑞嘉】最终攻防(6)


【避雷提示】

#魔改星际paro,前文请戳主页

#距离上次更新有点久,距离下次可能会更久,我要补个暑假作业搞个竞赛赶个稿。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Chester的离去令我伤心至极,上午心态全崩,但是没过多久我的本丸迎来了大典太,全刀帐的收声,啊。

#上面这点就是想说,我今天写东西的时候情感波动非常大。


Chap.6

        手术已经进行了三个小时了。

        格瑞确实是紧张的。隔着屏幕他只能看到医护人员长时间的站立和嘉德罗斯毫无反应的身体。其实等待和被等待很难说哪个更煎熬哪个更幸福,不管是二者中的哪一个都需要经历时间的考验。

        不过格瑞更喜欢等待。

        监控室里安静的可怕,没人敢大声说话,就连呼吸声都是轻浅的。鬼狐天冲和格瑞都紧盯着屏幕,耳机里是在手术室里的莱娜时不时汇报的情况。在最后一部分机械脑对接的时候鬼狐天冲起身:“我去看看情况。”

        “嗯。”格瑞点点头,没有和鬼狐天冲一起去,而是就在监控室继续盯着屏幕。他看见一根根信息桥搭建起来,耳机里传来莱娜一连串的“对接成功”。

        最后的对接完成后格瑞点开莱娜传来的现场的机械脑构造图,翻来覆去地检查有没有出问题的地方。再三确认无误后,格瑞向后靠在椅背上,等待鬼狐天冲的消息。

        “手术很成功,机械脑产生了信号交流,接下来只要安全度过观察期就够了。”从手术室回来的鬼狐天冲带来了好消息,监控室里的工作人员欢呼一声,气氛轻松了不少。

        格瑞长舒一口气,把自己汗湿的手藏在了身后,跟着鬼狐天冲向会议室走去。





        嘉德罗斯走到格瑞房间外,踌躇着要不要进去,又担心格瑞已经休息了,冒然进去会打扰他。他靠在走廊的金属墙上,闭上眼任由热感应穿过墙壁覆盖了格瑞的房间。他看到格瑞还没睡,正坐在桌子后面对着光脑一阵敲敲打打。

        他不再束缚自己的听力,去听格瑞房间里的动静。他听到光脑运转的声音,猜测屏幕上的字符可能是他今天的测试数据,而格瑞正在把它们分门别类地整理出来;格瑞也有可能是在给他做下一步的训练计划。前前后后他已经在床上躺了快半个月,对全新的形态他还完全没有适应,再不运动一下他是真的要生锈了。

        他没有进去打扰格瑞工作,只是站在外面感受房间里安静的气息。这种感觉让嘉德罗斯心安,他的机械脑也进入浅眠,只留下感官系统继续运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嘉德罗斯发现格瑞换了个姿势,光脑的CPU温度变高,运转的声音也变大了许多。他侧过身子贴紧墙壁,注意里面的动静。

        光脑中传出一阵连接信号的“沙沙”声,然后是连接接通的提示音。嘉德罗斯把耳朵贴在墙上,凝神听着房间里的声音。

        光脑里传出一个男声,传到嘉德罗斯耳里有点失真,但还是能听个大概。他可以确定他没有听过这个声音,这肯定是个编外人员——要知道他的数据库里有实验组所有人员的资料。

        “……是时候了,格瑞。”

        “再等等,「初号」的检测数据过几天才能出来。”

        “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还是说你在犹豫些什么?”

        “……”

        嘉德罗斯听到格瑞沉默了一会儿,房间里也没有了其他声响。他蹭到房间门口,想听得更清楚一些,抬头却正对上门口的扫描器。

        “身份确认:嘉德罗斯。允许进入。”扫描器机械女音平板地报出扫描结果,格瑞的房间门在他面前打开。

        原本正在进行的通话已经关闭,格瑞从办公桌后起身向嘉德罗斯走来。嘉德罗斯站直身子迈进格瑞房间,有些心虚地朝天花板看了看,视线又飘向格瑞桌子上的光脑。

        “你来做什么?”格瑞瘫着脸看着走进来的嘉德罗斯,问道。

        “没事,就过来看看你。”嘉德罗斯试图蒙混过关,“你这么晚还不睡啊?”

        格瑞看了看嘉德罗斯,没说话,转过身在光脑上敲了几下,调出了门口的监控录像。看了没一会儿脸色越来越黑,三两下关掉录像,朝门口的嘉德罗斯走去。

        “你在监视我?窃听我的通话?”格瑞一步步逼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下意识退后两步,后背抵上了墙壁,“你还想干什么,仗着你的能力为所欲为?”

        嘉德罗斯也被他的话激出火来,抬头看着格瑞的眼睛不甘示弱:“那你是在干什么?在基地和来历不明的人通话,和实验外的人员透露实验信息,为所欲为的人明明是你!”

        “你越界了,嘉德罗斯,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格瑞回视嘉德罗斯愤怒的双眼,“就算我真的把实验数据透露给别人也不是你能管的。现在请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嘉德罗斯没想到格瑞连半句解释的话也没有就把他赶出了房间。空荡荡的走廊一眼望不到头,嘉德罗斯拖着步子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发出钝钝的金属碰撞声。走了不到一半他没由来感到一阵孤寂,还有一些委屈,靠着墙就蹲了下来。蹲了一会儿他还是觉得不太对劲,闭上眼试图让自己高速运转的机械脑停下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大脑。

        他的机械脑可能出问题了。





        “嘉德罗斯的意识流动已经可以转化成数据流,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鬼狐天冲从嘉德罗斯的数据中抬起头问道,“嘉德罗斯昨天晚上干什么了?”

        “……我们吵了一架。”

        “那就对了。你看这个——”鬼狐天冲把一打图扔给格瑞,“这是他昨天晚上十一点左右的脑波图,按道理来说图像应该是这样起伏较小地分布在两侧的,可是这几张完全不一样。”

        鬼狐天冲从那打纸中挑出几张摊在桌面上:“你看这几张,波幅最大的甚至超出了监测范围,并且是时断时续的,说明他当时,怎么说呢——气断片了。”

        “这就印证了我们的猜想。嘉德罗斯的机械脑可以处理情感数据,反映到具体形态上就是波幅大小。”鬼狐天冲难掩言辞中的热切,“太完美了,这就是理想中完美的改造人形态。”

        “不过你说你们昨天吵了一架——你们也是会吵架的吗?我还以为你会无条件满足他的所有需求。”鬼狐天冲向格瑞挤了挤眼,格瑞假装没看到他的调侃,低下头翻看桌子上的报告。

        “我又不是什么老好人,当然也是会生气的。”


评论(13)
热度(79)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