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安雷】未亡人(1)

【避雷提示】

# @无光破晓 生日快乐!终于把这个写出来了|ω・)

#ABO注意,安A雷O,ooc到爆

#对不起其实我是来搞笑的……



Chap.1

       今天是安迷修接管九区的第二天。安迷修没带自己的几个副官,一个人走在街道上熟悉市区的环境。

       说是市区,其实也就是有人居住的地方——九区面积相当大,可是人类活动的范围却很小,只有市区还保留着一些民居,其他大部分都是废墟,再外围一些的区域则是高辐射地带。在原先的高新区大爆炸以后,高新区被分为八区和九区两个区域。核辐射和核污染使八区彻底变为无人区,距离爆炸中心较远的九区还没有重建,暂时成为罪犯流放地。虽说是暂时,实际上中心区已经放弃了对九区的整改。在二区重建了高新区以后,九区重建的机会更加渺茫。

       暴力、残酷、堕落,这就是九区现在的灵魂。

       对他而言,这何尝不是一种流放。



       安迷修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晃荡,隔着老远看见有一个青年冒冒失失地朝他跑来。他继续向前走去。在他以为两个人就这样擦肩而过的时候,青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拽进了旁边一条狭窄的巷子里。

       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青年抵在了墙上,只听他说了一句“冒犯了”嘴唇就被人堵了上来。青年撬开他的牙关,轻轻勾着他的舌尖。安迷修从对方的唾液里尝到一股清甜的气息——显然不是Alpha和Beta会有的味道。

       九区还有Omega?安迷修想着,听到一阵乱哄哄的脚步声逐渐逼近,还混杂着咒骂声和牢骚,但是因为距离有点远听得不太真切。安迷修偷偷看了眼青年的表情,虽然正在吻他,但是神情依旧警惕,显然正在向这里走来的那帮人的目标是他。他想把青年从自己身上推开,却发现对方力气大得惊人,完全不像是一个Omega会有的力量。

       青年发觉他的反抗以后看了他一眼,放开他的唇舌,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老实点”,紧接着把头埋进了他的颈侧,左手扯开他的衣服下摆滑了进去。安迷修刚打算把青年不老实的手从衣服里拿出来,就发觉自己的左腰侧抵上了一个冰冷的物什。

       是枪口。

       安迷修背后生出一层冷汗,不敢再有反抗青年的意图,本打算推开青年的双手顺势搂上了青年的背脊。青年显然对安迷修的表现十分满意,贴着他的耳侧说:“等会儿记得发出点声音。”

       声音?什么声音?安迷修还没弄懂青年的意思,就听到巷口处越来越大的噪声。“妈的,那小子究竟躲哪儿去了?”“我刚刚看见是往这边跑了……”“要让老子抓到他看老子怎么收拾他!”“……”

       青年把一条腿插进他的双腿之间,伸到他衣服里的手顺着他的背脊向上摩挲,把他的上衣撩起一个角,露出小半截后腰;埋在他颈侧的头也开始轻轻啄吻他的皮肤。安迷修被他逗弄得头皮发麻,忍不住泄出一两声低吟。

       “真乖。”青年听到安迷修发出的声音,低低地笑了两声,“再大点声,你这样外面的人是听不见的。”

       鬼才会大点声——安迷修在心底咆哮。他听到那帮人已经走到了他们所在的小巷口,几个喽啰正往他们所在的地方走来。

       “快叫!”青年用枪戳了戳安迷修的腰。安迷修咬了咬牙,不情不愿地嚎了起来。

       “叫魂呢你。”青年拿枪磕了一下安迷修的胯骨,疼得他倒抽一口冷气。

       “算了,既然你不想叫,那就别叫了。”青年说着把头抬起来,安迷修这才得以看清他的长相——不过只有一瞬间。青年很快再次吻上他的唇,这次可比上次粗暴得多。安迷修感觉到青年抵在他腰间的枪收了回去,胳膊一用力把他转了个身。他现在背对着巷口,甚至能感受到外面几个喽啰兵锁住他的背脊的目光。

       “头儿!你看这儿有两个人!”安迷修听到巷口的人大声喊道。他用力想要从青年的控制下挣脱出来,却被青年扣住后脑吻得更深,伸到他衣服里的手也不断向上,他的半个后背已经全都暴露到了空气中。安迷修挣扎无果,只好用力咬了一下对方的舌头。

       青年吃痛结束了这个吻,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口腔里蔓延。安迷修感觉血的味道不太对劲,除了腥味以外还有些发甜。迟钝地思考了几秒后他的身体有些发僵——这个Omega,不会是快要发情了吧?

       青年依然没有打算放开他,空出的另一只手趁安迷修不注意解开了他的皮带。“你到底要做什么!”安迷修抓住青年的手,再不阻止一下他的裤子就要没了。

       “喂!你们两个!干什么的!”那几个喽啰等着他们的头儿走过来,同时朝巷子里的两人叫道。

       “别管他们。”青年在安迷修耳边低语,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安迷修大概明白了青年的用意,深觉自己的无辜,但不得不向对方低头:“那你别太过了,装装样子就行了。”

       安迷修听到青年好像笑了一声,然后又贴着他的耳边说:“那你倒是配合一下啊,只有我动是骗不过他们的。”

       安迷修只想拿把微冲把这个人筛成筛子。

       青年看安迷修没什么反应,又蹭着安迷修的耳朵说道:“还是你真的想被扒裤……”

       安迷修等不到青年把话说完就一只手抓住青年放在他皮带上的手腕,把他按到墙上,抬起膝盖在青年的大腿内侧轻轻摩擦,另一只手报复性地摸向青年的后颈,手指在腺体的位置刮蹭了几下,不出意外地发现青年软了身子,嘴里发出一阵呜咽声,原来伸到他衣服里的那只手也抽了出来,搂住了他的脖子。

       “看你这么熟练,还是你叫吧。”安迷修对身下的青年说。

       青年瞪了他一眼。安迷修以为他至少会刺他两句,没想到这人竟然真的叫了起来——

       “嗯……哈,亲爱的别碰那里……”青年一边大声地哼出没羞没臊的字眼,顺便冲着安迷修翻了个天大的白眼。安迷修被他夸张的语气激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好抱着人装死。

       “喂,你倒是动一动啊……”青年踢了踢安迷修的小腿,不满地抱怨。

       动?动个屁!安迷修的额角隐隐作痛:“你想怎么动?”

       “啧,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土包子Alpha,叫也不会叫,动也不会动。”青年的话语里是难掩的嫌弃,“把我的手放开。”

       安迷修听话地松开了按着青年右手腕的手。青年被放开的右手也揽上了安迷修的脖颈,双腿离地勾上了安迷修的腰。安迷修有些不知所措,一步步地按照青年的指示把他托了起来。

       青年把自己的裤子往下拽了拽,露出半截后腰,然后凑到安迷修耳边说:“抱稳了。”

       安迷修真想把他扔地上。

       青年在安迷修身上自顾自地动了起来,嘴里哼着淫词艳曲。这个画面在安迷修看来简直是不堪入目,虽然事出有因,可就算是拔刀相助也不是这么个助法啊。

       一个大哥架势的人终于姗姗来迟,被一帮喽啰兵簇拥着站在巷口瞅了眼巷子里的两人,转头把先前探路的几个人骂了一顿:“你们几个是不是傻?没看见那小子裤子都快被人脱光了?走走走,别杵这儿长针眼。”然后就带着这帮人气势汹汹地离开,到其他地方继续搜寻了。

       等听不到脚步声以后安迷修掂了掂赖在自己身上的人:“行了,人走远了,你可以下来了吧。”

       “送佛送到西——我还有个忙想请你帮一下。”青年的双腿依旧缠在安迷修腰间,双手勾着安迷修脖子用力一拉,让安迷修的脸贴的更近了些。青年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安迷修的双眼,安迷修被他盯得脸颊微微发热,却听到青年开口问他:

       “上过学吗?”

       “……上过。”

       “生理卫生课没翘过吧?”

       “……没有。”

       “看过片儿吗?”

       “……你到底要干吗?”

       “都干过的话,那么……”青年顿了顿。

       安迷修有种不好的预感。

       青年扯出一个有些痞气的笑容,慢慢凑到安迷修耳边,问道:“临时标记会吗?”

       对不起就算全九区只有你一个Omega我也不会临时标记你的。




雷总:这个Alpha真可爱,想日

安哥:雷狮我跟你说这样迟早是会被日的:)今天撩的骚,就是你明天流的泪:)

评论(19)
热度(113)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