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无冬】冬


【避雷提示】

#复健产物,一个童话故事
#无冬,不拆不逆
#圈一下她们,当个笑话看就好了 @无光破晓  @凛冬季节
#无光=尤莉薇娅 凛冬=冬
#其实每个字都有不同的含义


尤莉薇娅十六年来第一次见到没过半腰的大雪。

雪很大,风也很大。尤莉薇娅裹紧了身上的毛毡,她必须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到家,带着怀里从集市上用山羊奶换来的肉和米饼。家里的弟妹们已经饿了一整天,她得快点把食物带回去。

可惜事情往往不尽如人意。她在雪里走了太久,久到分不清自己走的还是不是来时的路。熟悉的树林被雪压垮了半边,用来分辨南北的路标也不知所踪。她多期盼自己的面前能蹦出一个魔法衣橱,拉开柜门穿过衣服就能走回家里的卧房。

她已经很累了。毛毡上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压得她直不起腰。她想解下毛毡抖抖上面的雪,刚撩起一个角就被迎面而来的西北风冻得打了个哆嗦。

她揉了揉通红的鼻尖,停下了脚步。她再也迈不动逆风而行的步子,只想找个可以躲避风雪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雪越下越大。风雪一齐奏起了狂想曲,摧枯拉朽般掀翻了另外半边森林。尤莉薇娅彻底失去了指引,看着前面埋没在积雪下的路再也找不到方向。

她现在又聋又瞎,只能无助地站在原地。她不敢蜷起身子好让自己暖和一些,她害怕她一旦蹲下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她站在雪地里太久了,她开始头晕耳鸣、满眼昏花。她好像听到号呼的狂风中有人唱起了《雪绒花》,甜美的歌声在她听来是那么地荒诞可笑。她睁开眼,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朝她走来。

那是什么?是独居在森林里的猎户,还是巢穴被卷走而惊醒的狗熊?尤莉薇娅害怕极了,可她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她的全身已经冻得僵硬,连手指都无法蜷缩。

她害怕对方朝她猛地扑来,利器划开她的动脉,鲜热的血液喷涌而出,热烈地奔出身体以后就被低温凝成血块。她闭紧了双眼,等待时间的审判。

她感觉到谁的指尖抚上了她的脸颊,怜惜地抚慰她被风雪刮伤的脸颊。她屏住了呼吸,生怕多一点动静就会葬送掉性命。

“乖孩子,别怕……你是迷路了吗?”

尤莉薇娅听到一个女声在她耳边响起,掩没了风的喧嚣。她发现风雪在她的周围停滞,时间仿佛不再前进。她把双眼悄悄露出一个缝隙,看到一个一身雪白的姑娘站在她面前。

“你家在哪儿?是森林的东边吗?告诉我你家的样子,我会把你送回去的。”

尤莉薇娅睁大了眼,但她的眼前还是一片模糊。她想看清姑娘的面容,却只能看到她雪白的衣角和身后一辆冰做的马车。

“你是谁?”她问道。

尤莉薇娅听到姑娘笑了一声,像是冬去春来融化了的冰泉。

她说:“我叫冬。我是凛冬里出生的孩子。”

尤莉薇娅伸手去触碰她的指尖,僵硬的指节慢慢伸展抵上了冬的五指。她的手指艰难地弯曲,终于把冬的手握在了手里。

“我的家在森林的东边,旁边是条小溪,入春以后会一直向东流去。我家里还有好几个弟弟妹妹,他们已经饿了一天。我家还有个后院,里面养了三只老山羊。”

“我知道了。我去过那里,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孩子,那三只山羊也年轻得很,你的弟弟妹妹还没有出生,你是你家里唯一一个看得见我的人,只是你不记得了。”

“原来我们见过的吗?为什么我从不记得这件事……”

“那时候你太小了,记不住是当然的。我还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现在也见到了。好了,我要送你回家了,你的弟弟妹妹们一定等不及了。”冬说着拍掉尤莉薇娅毛毡上的雪,然后把她牵到冰车上。

“那我们还会再见面吗?”尤莉薇娅扒着冰车的门,探出头来。

“当然会的,我的好姑娘,我们当然会再见的。也许是下个寒冷的冬天,你又被暴风雪迷了眼,然后我就会驾着我的冰车载你回家。也许在遇到下个寒冷的冬天已经过了很多年,你也没有再被暴风雪迷了眼,但这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们总会再见的。或许又是一个冬天,你已经走不动路,再也无法穿过寒冷的暴风雪。我会驾着我的冰车去找你,坐在你的窗边,把屋外水汽凝成的冰晶放进你的手心,让那一抹冰凉贴上你温暖的脸。如果我赶不上那个冬天,当你重新从黑暗中张开双眼,冬日的第一缕阳光打在你的襁褓之上,我一定会在那个时刻赶到你身边,在你微张的唇上落下一个清凉的吻。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好了我的尤莉薇娅,现在闭上你的眼睛,你该好好睡一觉了。等你醒来的时候,风雪已经停止,壁炉烧得通红,弟弟妹妹围在你身边,享受着你从老远的集市上带回来的肉和米饼。睡吧,我的好姑娘。”

尤莉薇娅闭上了眼。她很快就睡着了,穿越暴风雪使她疲惫不堪,她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等她重新张开双眼,冬就不在了。

春天来了。


评论(7)
热度(97)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