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我想,我曾经见过你。

也许是在码头,我看着逐渐没入海平面的太阳的余晖,等待海鸥带回远方友人的传音。汐水起起落落漫过脚边的鹅卵石,推着石缝中的青蟹向更高处攀爬。我看着这些不足我手指长的小蟹从我的脚下打了个滚,翻过身子在柔和的光晕中隐没了踪迹。

然后我遇见了你。

我以为那是地下的火在烧,却发现那火没有一丝灼热,反倒是透着雨后的温凉。我俯下身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触碰这没有温度的赤焰,让她在我的手指上缠绕、盘旋。我让她在我的身上落了根。

那根起初不深,只有半寸长,费尽心力才破开我的皮肤,偏安一隅。我没有在意,继续按部就班地过着我的生活。我对这个新来的房客没有什么恶意,她也只是安分地当着一个房客,静静地燃烧。

她慢慢吞噬掉我心底的阴霾,火焰蔓延到我心中的荒野,杂草簌簌落了一地灰烬。我扑不灭她,只能放任她狂野生长。

我画地为牢,瑟缩在高墙之后,她进不来,我也出不去。我爬上墙头,俯瞰墙下的地火,墙面被她烧得漆黑,浓烟混着呛鼻的焦味把我逼回墙内。墙内的世界变得寒冷,像失去了欢笑的巨人的花园,但我找不到一个能够驱散严冬的男孩。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得和她谈谈。

我鼓足勇气踏出这堵高墙,伸手去触碰这无穷无尽的地火,指尖依旧是雨后的温凉。

我的面前开辟出一条道路,普罗米修斯曾在这条路上撒下火种,被火簇拥着,我在这条没有尽头的路上奔跑。我不知道这条路通往哪里,也许是刻满残忍与悲悯的大高加索山,惩罚我摘取火种的不该;又或许是刻耳柏洛斯把守的门前,塔尔塔洛斯将我迎入无尽深渊。

我到了天的最西边。

没有头顶青天的泰坦巨人,阿特拉斯山矗立在我的面前。我翻过这座神山,入目是一望无际的海洋,亚特兰蒂斯就藏身于这片汪洋之下。

那火已经很微弱了。

她爬上我的手指,火苗指向远处的钟楼。我没有拒绝她的请求,在午夜的钟声敲响之前走进了那座钟楼。当我爬到楼顶的时候,天亮了。

火苗从我的指尖脱落,直直地坠落下去。灿烂的火光在海面上奔腾,鲜艳的红覆盖了沉郁的蓝。那是海在燃烧。

她点燃了海,烧红了天,像阿波罗驾着太阳战车驱散阿尔忒弥斯布下的星辰。她的强大、她的热烈、她的美丽——

她是海上阳。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清晨,烈焰的海、赤霞的天一起迷了我的眼。这大概就是诸神在黄昏之后之于我的馈赠——让我遇见了你。

如果我之前没有说,那我现在一定要补上——

我喜欢你。

@鶴樓

评论(2)
热度(31)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