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石青】于无声处(上)

【避雷提示】

#高三爹x高二青江(大概?),我爱年龄操作

#可能有闺蜜组助攻

#白嫖了半年,上交党费以后继续白嫖(你)

#请问有石青同好群吗,能白嫖的那种(不是)一个人自嗨太无聊了,有人和我一起嗨吗——



“你还没有和他表白吗?”宗三在电话那头问道。

“没有……可是我都暗示得那么明显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青江抱着靠垫缩在沙发上,歪头夹着手机和宗三煲电话粥。

“要我说他要么就是个直男,要么就根本不喜欢你。”

“不可能——他又没有女朋友。”

“那也不代表他是弯的,并且喜欢你。”

“可是他对我很好——”青江大声反驳,却被宗三打断。

“也许他对每个人都一样好。”

青江不说话了。他把怀里的靠垫抱得更紧了些,好驱散周身难以散去的寒冷。

他把手机从耳边移开,逃开宗三絮絮叨叨的话语,他没开灯,任由黑暗逐渐侵占这间屋子。时钟滴滴答答地走,他眯着眼使劲看了看表盘上的时间,最后还是没能看清到底是七点还是八点。

和宗三草草道了句“再见”后青江挂了电话,抱着靠垫躺倒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发呆。他伸出手指在虚无的空气中勾勒出石切丸的脸,又把他拍散。

“所以不要对我这么好啊,我会忍不住喜欢你的。”


“喂,醒醒啦青江,该去吃饭了。”宗三拍醒趴在桌子上的青江。青江在桌子上翻了个身,把脸扭向宗三所在的方向。

“你们去吧,不用管我了,我没胃口。”

“总不能天天都没胃口啊,石切丸前辈知道以后肯定又要说你一顿。”

“今天剑道部正选都去比赛了,他不会知道的。好啦你们不用管我了,等会儿我自己会去买的。”青江把宗三他们赶去吃饭,自己又趴回桌子上。没多久教室里就剩他一个人,寂静无声的氛围最适合胡思乱想。

石切丸——他今天的比赛应该很顺利,除去自身实力之外,交手的队伍也不具有什么威胁性。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应该是会累的,在开着暖气的场地里套着笨拙而厚重的防护服,面罩下的头发被汗水打湿,刘海一缕缕贴在额头上,汗珠从脸侧滑落,顺着脖颈一路向下;也许石切丸这时正巧咽了口唾液,汗珠从滚动的喉结处落下……青江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停下不切实际的幻想。他拿起空掉的水杯,起身去热水房打水。

水房里也是空无一人。青江把水杯放在水龙头下等着水灌满,一只手捂住嘴打了个哈欠。眼角渗出几滴泪水。一晚上光怪陆离的梦境让他疲惫不堪,他得趁中午短暂的休息时间补一觉。他关上水龙头,一边拧紧盖子一边往教室走,没想到身后传来了石切丸的声音。

“笑面同学?你怎么在这里,又没去吃饭吗?”

青江僵直着脊背转过身,看到石切丸正从楼梯口向他走来。石切丸身上已经换成了制服,背后背着书包和刀袋。青江举起手朝石切丸挥了挥算是打了个招呼,避开石切丸的提问,转而把话题引到对方身上:“石切前辈今天不是有比赛吗?”

“啊,我的比赛上午就结束了,提前赶回来帮忙张罗一下下午的部活。”石切丸走到青江身边,听完青江的问题之后腼腆地笑了一下,“今天的比赛很顺利呢。”

“不过说起来你怎么又没去吃午饭?总这样对肠胃可不好。”石切丸一低头正对上青江被抓包后尴尬的表情。毫不留情地戳穿青江的真实想法后,石切丸把背后的书包拿到前面,拉开拉链掏出一个食盒递给青江:“你先拿着吃吧,我这里还有几个饭团。下午部活的时候把食盒还给我就好了。”

石切丸重新把书包背回身后,拍了拍青江的肩膀,然后和青江告别:“我先走啦,你快去吃吧,一会儿见。”

青江再次把手举起来,机械地挥了挥。等石切丸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后青江才收回的目光,抱着食盒转过身走回教室。

他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石切丸的食盒。饭的量对他来说有些多,不过这并不重要。他现在正吃着石切丸的便当,只是这个事实就令他欣喜若狂。

“我开动了。”青江双手合十,小声地嘟囔了一句,然后拿起筷子吃起并不算十分美味的饭菜。

他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不再喜欢他,就被这份便当轻而易举地打败了。

评论(2)
热度(29)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