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石青】于无声处(中)


【避雷提示】

#前文请戳主页

#高三爹x高二青江,我爱年龄操作

#青江被打预警注意⚠⚠⚠,回忆杀水了一章()



青江过去一年过得并不好。

父亲的信托公司破产,家里的房子被抵押去还债,家人为了堵上资金的缺口而东奔西走。还好已经移民的表哥家还没把原来的房子卖掉,让他现在得以有一个安身之所。庞大的债务活像个催命鬼,压得他快要抬不起头。

这样的日子实在难熬。


青江第一次见到石切丸的时候称得上是狼狈不堪了。

他被堵在新宿区某条不知名的巷子里,不知道是哪个追债人——可能是松下、木下或是什么铃木先生雇的人,也许是想通过他威胁父亲赶快还钱,不过青江觉得这更像是警告和报复。

那五六个流氓地痞也没拿什么家伙工具,二话不说便大打出手。反抗是当然的,他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虽然打起架来没什么招式套路,但凭着本能胡乱推打几下、护住自己的要害,这些他还是做得到的。

不过他小打小闹似的反抗反而使这帮家伙起了逗弄他的念头。他们把他围在中间,推倒在地上,在他屡次支起胳膊想要站起来的时候狠狠地踩上他的脊背。鞋底的纹路硌得他生疼,发硬的劣质橡胶底踢在身上留下青紫的痕迹。他完全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只能任由这帮家伙看他怎么也逃不出去的狼狈模样。

领头的人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青江失去了兴趣,掏出手机拍下他灰头土脸的照片后挥散了围了一圈的人。

“小子骨头挺硬,我们也是拿钱办事,回去叫你家人赶紧还钱,不然我们帮你在学校出个名,诈骗犯的孩子——估计会被开除吧。”那人说完就领着人晃悠出了巷子。

青江等他们的脚步声消失后才勉强动了动瘫在地上的身体,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可他现在连弯一下手指的力气也没有,更别提用挡了大半拳头的手臂撑起身子了。

他可不想死在这种肮脏的、阴暗的巷子里——

巷口传来一个男声,似乎是在打电话,因为离得太远青江听得不太真切。那帮人可能根本没走,现在正和他们的雇主联系。

那个男人很快就挂了电话,在巷子口站了一会儿后朝他走来。

青江看不见男人的样子,矮小的视野内只有男人干净的皮鞋和妥帖的制服裤脚。青江松了口气,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应付一遍那些人了。

男人走到他身边,弯下腰朝他伸出右手:“你还好吗?能自己站起来吗?”

青江顺着对方的手向上看去,一个妹妹头猝不及防地跳进他的眼中。与他听起来成熟的嗓音不同,他还远称不上是男人,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制服暴露了他的学生身份,不过个子倒是惊人,即使是弯着腰也看得出他的身材很是高大。

“能搭把手吗?”

青江抬起手想拽着对方的右手借力站起来,没想到刚抬了一半就被对方握进手心,另一只手穿过他的腋下,用力把他拉了起来。

青江站起来后一阵腿软,顾不上自己身上的制服已经脏得看不出原本的模样,直直地扑倒在对方怀里。对方猝不及防被扑了满怀,被青江压得倒退了一步。

“需要我带你去医院吗?你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好……”他说着把青江的胳膊绕过自己的脖颈,另一只手扶着青江的腰朝巷口走去。“

“要是去医院的话,我可不会付医药费的。”青江咳嗽了两声,嗓音有些沙哑。

“我也没打算让你付呀,你是被他们打劫了吧?”对方露出善解人意的微笑,微微眯起了眼,”说起来咱们是同校的学生吧,看你的制服是高一新生?我刚刚看到一帮混混从这儿走出去就报了警,他们在这片活动挺久了……”

“不是,不是打劫。”青江打断了对方的话,“是我欠了他们的钱。”

青江看到对方原本眯着的眼因为惊讶而睁大,低下头不敢去看他的脸。也许下一秒他就会被扔回地上,看对方温柔的紫色眼眸中流出厌恶,听冷漠的句子从对方的嘴里说出,把他伤得体无完肤。

“你是有什么难处吗?介意和我说说吗?”

青江猛地抬起头,直勾勾的目光盯得这个大男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别过头去:“是不是有些冒昧?毕竟是个陌生人……如果不方便的话就当我没说过吧。”

“我不介意的,那你愿意听我说吗?”

青江觉得自己被蛊惑了,明明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却让他产生了一种安全感,大概是对方成熟和青涩并重的外表太具有迷惑性,也可能是某种意义上的雏鸟效应让他产生了一种信任感和依赖感。

“我是笑面青江,x校的一年级新生。”

“啊,忘了做自我介绍吗?我是石切丸,是二年级生,请多指教。”

去医院的路上青江就把自己家里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石切丸,看上去很长很复杂的故事其实三两句就说完了。两个人到了医院后忙着挂号排队也没说上几句话,在青江身上的伤口都处理完以后,两个人到附近的快餐店解决晚饭的时候才有空继续之前的对话。

“过几天的学校会有学园祭和社团节,你可以来剑道部找我玩,还能学一些防身的招式保护自己。”石切丸咬着奶茶的吸管说道。青江发现石切丸似乎很喜欢甜食,点的大都是夹心派、蛋挞之类的食物。青江塞了根薯条到嘴里,边嚼边朝石切丸点了点头。

“当时你为什么那么问?说不定我是个彻头彻尾坏蛋呢。”分别的时候青江问了个没头没尾的问题,石切丸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你的表情很难过。”

那种让人于心不忍的无助模样,就像在向我求救。

评论(5)
热度(13)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