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瑞嘉】荒原

【避雷提示】

#瞎几把原著设

#格瑞第一人称视角

#双箭头有,ooc有,其他什么都没有

#最后暗搓搓求个评论



我心中有一片荒原,入目是遍地疮痍。



我在等一个人。

他离开了太久,久到我记不清他的模样,留在我脑海中的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像。

我记不得他的样子,但他在我心中留下的痕迹依旧清晰。我无法描述那是一种怎样灿烂的颜色——也许他根本没有颜色,所有的一切只是我长年累月的妄想,但我是如此确信他曾轰轰烈烈地存在过。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儿,要去做什么,过得好不好,遇到了什么人。

即便是这样,我还是要等他。

我和他不一样,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嘉德罗斯又来找我了。

他很烦,不是说他这个人聒噪,而是应付起来非常麻烦。他可不会在意你的心情是好是坏,他只管顾着自己的心意,挑选他认为合适的时间不请自来。这种不速之客最爱打乱别人原本有条不紊的生活,他本人却毫不自知,并且把这种恶劣行径一直坚持下去。

他来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多,间隔也越来越短。我疲于应付他的频繁造访,一方面是因为大赛赛程越来越紧张,另一方面则是某些我难以坦然面对的原因。

我并不是不敢直面现实,只是我根本来不及也没有时间静下心去思考这些问题。理清繁杂的头绪现在看来还不是最重要的,我还可以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一次性解决。

那些因今日而增添的烦忧,我迟早会一一消除,但不是现在。

现在有个更大的麻烦近在眼前。

“我现在不想和你打架。”还没等嘉德罗斯开口我就拒绝了他。即便直接回绝并不一定奏效,早点亮明自己的态度多少会让他有点知难而退的想法。按照平时的流程,接下来就该是嘉德罗斯带着嘲讽的激将法。可惜我并不吃这一套,所以最后吃瘪的往往是他。

“我没想和你打架。”

完全出乎意料的回答。

我诧异地抬头看他,怀疑他是不是吃错了药突然转了性子。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喊打喊杀,这份殊荣真是值得纪念一下。

“我来找你——”他说了一半突然停下,我提起兴致在一旁等着他说出后半句话。他来找我的目的向来简单明确,有时候甚至二话不说直接开打,像这样需要几番对话铺垫的场合实属少见。

“我来找你,”嘉德罗斯又重复了一遍,“你晚上有空吗?不是今晚,我是说最近的哪天晚上……”

他语无伦次,眼睛不敢回视我探究的目光。

他在紧张,说得更过分一点,他在害怕。

我不知道他的这种情绪是因何而生,他脸上向来毫不掩饰的傲慢被欲言又止的踌躇取代。无端的怒火在我心中燃烧。这样的嘉德罗斯对我而言陌生至极,犹豫是弱者的表现,我想不出有什么能让嘉德罗斯变成这样。我失去了和他继续交谈的欲望,转过身就要离开。

“格瑞!站住!不许走!”

我停下脚步,背对着他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拖拖拉拉可不是你的风格。”

“今天晚上,就今晚,”他没再征求我的意见,根本不留商量的余地,“我有事找你谈,你必须来。”

我说:“好。”


我应下了他没头没尾的邀约,草率到连时间地点都是临时确定的。现在我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去思考困扰了我许久的问题,计划中最后才要解决的事情因为嘉德罗斯而被迫提前。每次他找上门来,都会带来一大堆麻烦。

不过我们也确实该谈谈了。



我到了约好的地方时,天色才刚沉。嘉德罗斯还没来,这附近只有我一个人。

干裂的土地裸露在外,稀疏的草也被沙土覆盖,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我弄不清他约我到这里的用意——在这片荒原之上,说什么谈心,八成是为了和我痛痛快快打一架而找的借口。

所以嘉德罗斯一棍子朝我挥来的时候我毫不意外。只有先让他打过瘾,他才会和你心平气和地说几句话。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躲开嘉德罗斯的攻击,抓住短暂的空隙质问他。

“我本来是打算和你坐下来聊的,不过我改主意了。”嘉德罗斯没再给我喘息的余地,嚣张的字句和大罗神通棍一起朝我砸来,“你说得对,格瑞,拖拖拉拉是怯懦的表现,比起那些没用的话,战斗才是属于我们的交流方式。”

我握紧烈斩,从棍影中找到嘉德罗斯所在之处攻了上去。

他说得对。

那些无法诉诸于口的情感,就在战斗中传达吧。


这架打得痛快极了。

那丛无端而生的怒火在兵刃相接中消磨殆尽,郁结已久的烦恼也被化解。即便沾了满身尘埃,整个人都精疲力竭,但能够抛下前尘往事、只做自己——只有在战斗里,和嘉德罗斯的战斗里。

我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夜已经像睡莲般安详静谧,我起身准备打道回府,却被突然的炸响拦住了脚步。

天边的花火点亮无垠的荒原,刚合拢半边角的睡莲也染上了喜悦。我看不到嘉德罗斯,但我知道他就在对面。困扰我的一切问题都已斩断,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时间给我一个答案。

我期待着和嘉德罗斯的每一次相会。



后来那片荒原成了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没有固定的时间,大部分都是临时起意,先到的就等,等到了就开打,打完比完不会马上离开,我们也不会说什么煞风景的话打破沉默。

这片无人问津的荒原纵容了我的私欲,我窃喜没人发现这里,也不再压抑暗地里一直作祟的渴求。战斗层面的胜利早已不能满足我内心的欲望,我们之间的对抗也从未因双方互有胜负而终止。这是场漫长的拉锯战,战火早就蔓延出这片荒原。

我们之中迟早会有一个人先认输,就看谁更有耐心,能等到狡兔三窟的猎物冒出头。



最后我没有等到嘉德罗斯。

他卷携走他的战利品,从此不见踪影。其他人把我拥上鲜血浇筑的神坛,宣称这是属于我的胜利。

他们让我去领神旨。

我没理会神的旨意,独自回到那片荒原。它还是老样子,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也就是地上多了几个因为我和嘉德罗斯打斗留下的深坑,在这里栖息的动物又少了一些,原本还能看出些样子的荒芜草地被沙土覆盖。

它依然一无所有,像我一样。

其实神的世界无聊透顶,只不过因为神不必赎罪,所以人人都想成神。

我大概明白了大赛的乐趣究竟在何处。



我在等一个人。

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做了些什么,和谁在一起,不过我知道他过得一定比我自在快活。

我还是要等,哪怕我根本等不到他。

他和我不一样,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评论(7)
热度(142)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