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一个喜欢金硕珍和金泰亨的路人。

昨儿个为了赶作业和哥们儿熬到凌晨两三点,两个半小时头脑风暴把三份全国卷划拉完草草了事。可能是因为喝的柠檬茶有点多,跟兄弟说了晚安后睁着眼躺到三点半也毫无睡意。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迷糊了一阵,结果大清早七点钟就被楼下唱戏的唢呐声吵醒了。

虽然住的是三十多层的商品房,但旁边的小区依然有老人去世喜丧的习俗。办流水席、搭个戏台,从天亮唱到天黑,中午打紧儿吃上一刻钟的饭,急急忙忙就又去戏台子上唱一出叫不上名字的晋剧。

这饶人清梦的旧习实在算不得好,即便是白日里困劲儿上来补个觉也做不得,只能躺在床上看看综艺,嘻嘻哈哈荒废大半个下午,如此倒显得半夜里奋笔疾书有些得不偿失。

其实还有些寂寞。

赶明儿出门走上几步回到教室,背着虎头蛇尾的作业本,又是三个月的血汗泪。想来最难熬的其实是中午只有高三的空荡食堂,连厨师都褪不掉刚过完年的懒散劲儿,做的饭怕是比放假前还难以入口。

不过苦尽甘来,过了六月咱又是一条好汉!

评论(2)
热度(16)
  1. VervergVerverg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刺骨
    你看,文字这东西多好,想到什么说什么,别人认识了你,你也认识了别人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