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一个喜欢金硕珍和金泰亨的路人

度假中

头像@鶴樓

【正泰/糖鸡】等春来02

Attention∶

#正泰糖鸡,现pa,慢热

#这次讲的大概是一些旧事



Chap.2



装修的这段时间里基本上都是朴智旻全天在店里忙活,金泰亨没课的时候去搭把手,要是全天满课就只能晚上买好晚饭给朴智旻送过去,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家休息。

金泰亨现在住的公寓不算太小,九十平米两室一厅,住他们两个绰绰有余。朴智旻也不见外,睡他的床睡得熟门熟路。这家伙自称练舞的人身子软,嫌书房床硬,经常把他赶到书房过夜。有时候金泰亨干脆就和朴智旻挤在卧室的床上,聊点这两年互相错过的事。他对朴智旻扑朔迷离的感情生活好奇许久,碍于之前朴智旻的状态不佳,一直没敢问出口。

别看他们两个熟的能睡一床被子,朴智旻的那位他只见过一次。之前他们两个还合租的时候朴智旻有天轮晚班,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喝酒喝的太嗨,在那个小破酒吧的舞台上蹦跶着死活不肯下来。老板给他打电话让他过去领人。这种丢人的事金泰亨还是第一次做,去了之后发现朴智旻正安安静静地坐在吧台后面傻乐,旁边有个白得反光的小哥扶着他,免得他东摇西晃。那小哥见他过来接人有点不太高兴,抿着唇把朴智旻推给他,嘴里还在念叨∶“怎么这么晚了才来接人?也不知道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你们家里都没有门禁的吗?”

这年头还有谁家搞门禁?大家都是成年人,各自有各自的私生活,他管得再宽也管不到这方面啊。金泰亨内心弹幕狂飞面上不形于色,把醉得不省人事的朴智旻从酒吧扛回公寓。

直到朴智旻搬走挺久后金泰亨才回过味儿来,这人当时八成是把他当成朴智旻的同居男友了,说话一股酸味儿,比陈醋都冲鼻。



晚上朴智旻抱着平板在招聘网上浏览帖子的回复。他们前几天发布了招聘启事,回帖的人倒是不少,可符合他们两个审美标准的却见不着影。他们对学历专业倒是没什么要求,但在门面上的把关十分严格。虽然不强求帅出新高度,至少也得沾个英俊的边。

可就是这么一个只需要沾点边的条件淘汰掉数名竞争人士。朴智旻埋怨金泰亨“都怪你拉高了我的审美标准”,金泰亨对此言论不做评价。天知道当年是谁整天在他耳边絮叨“SUGA哥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泰亨?金泰亨!”朴智旻把灵魂出走的金泰亨拉回现实。他把平板推到金泰亨面前,给他看页面上的简历∶“你看这个人怎么样?我刚刚给他留下的邮箱发了封面试函,约他明天下午到店里谈谈。”

金泰亨的视线钉在电子简历彩色照片上。他从分辨率极低的证件照片里识别出此人的身份,后知后觉地看向档案第一行的姓名栏。

“田柾国。”



田柾国此人,金泰亨相识已久,最早可追溯到朴智旻从他们合租的公寓搬走,在那之后金泰亨迎来的第二位合租室友就是田柾国。

田柾国小他两岁,四舍五入算是他的学弟,再入一入能约等于他的半个学生。他刚申请留校做了教授助理后曾经替田柾国他们休产假的声乐老师带过一个学期课,后来更是意外和他成为室友。

作为室友,满分十分田柾国可以打八分。在很多时候田柾国能办到不少金泰亨做不成的事,比如做饭。在厨艺担当朴智旻离他而去之后金泰亨硬是啃了将近三周的泡面快餐外卖,田柾国的到来无异于雪中送炭。除了会做饭这点解决了金泰亨的燃眉之急以外,诸多共同的兴趣爱好比如打游戏、听三俗流行歌等等也属于加分属性。当然,长得好看也要算在内。

至于扣掉的两分,一分扣在差两岁的代沟,另一分则难以开口。

评论
热度(22)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