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一个喜欢金硕珍和金泰亨的路人。

【Dover】春日

@承蜩 你催了很久的书信x

亲爱的亚蒂∶

话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可落到笔尖,又汇成一句句细细碎碎的絮叨。

我正坐在书房里,右手边是一扇半开的拱形窗。院子里的泡桐刚出芽,新嫩的绿叶为春天涂上第一抹青翠的色彩,又举起饱蘸绿色的画笔伸进我的窗户里,于是书房的一角也染上绿色,并悄悄地顺着墙角线蔓延∶或是向上爬,粘在天花板上;或是往下流淌,滴落到地板上,渗入木板之间,填满每一条缝隙。

我拿出闲置在书柜里已经落了灰的画板和笔,从一大袋颜料中挑拣出几罐还没干透的,坐在窗口描绘窗里窗外的春色,一画就是一上午。原本洁净的白衬衫早就看不出模样,花花绿绿更胜街头小巷的黑人涂鸦。我的双手沾满了颜料,一块一块地凝固在掌心和手指上,想要曲起指节握笔都不太容易,所以字迹略显潦草,请你不要介意。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肯定在说∶“你怎么不去把手洗干净就写信?洁白的信纸都被你建成染坊了!”现在我向你郑重地道歉∶很抱歉,我的失礼致使你不悦,给你的阅读造成困扰。我只是太想和你分享这一切了。我迫不及待想把这封信和我完成的还未装裱的画作一并寄到你手中,越快越好,最好是今天,不,最好是现在!如果我有赫尔墨斯飞鞋,我一定在日落之前造访你的书店,把伸进我窗中的第一片绿叶做成书签,夹进你还没读完的哪本古董书里。

可我们之间有一道海峡!

我只能把这封信交给我的老管家,让他在买牛奶的时候顺路去邮局把信寄出去。那幅画还没干透,等装裱之后我会将它与我去年秋天所作的一幅泡桐一并寄去。春天的诗已被春天写满,我没有什么能献予春天的赞礼,但我能将我的春天全部赠予你。


诸事顺遂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评论(2)
热度(9)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