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一个喜欢金硕珍和金泰亨的路人。

#sunk place


他在坠落。

不是被什么野鸡魔法师耍的小把戏害得自由落体半小时,他的身体无法动弹,只有意识在不断下沉,像隔着很远去看卧室的窗户,透过窗户观察窗外的世界。那个窗口四四方方,大小和人类的黑白电视屏幕差不多。他所看到的也正如一台黑白电视播放的那样,没有色彩,线条模糊不清。电视扩音器播放出的声音呕哑嘲哳难以分辨,与屏幕不断扩大的距离也使收声效果越来越差。

他在坠落之时从屏幕之中捕捉到很多东西,人类管它叫“走马灯”,是死神镰刀挥下的那一刻将死之人所视之物。人类的寿命短暂,死前看到的走马灯也不过就是一部电影长短。但阿斯加德并非如此,漫长的岁月淡化了时间在他们外貌上留下的痕迹,同样也增加了时间在他们记忆中占据的分量。

他能看到的屏幕越来越小,耳边几乎陷入沉寂。小电影不知道播了多少,也许已经过了一半。他看到的索尔还留着他那头宝贝金发,嘴张张合合不停地说,即使听不到声音也猜得出他在说什么,逃不开那几句无奈、苛责、恨铁不成钢。只要闭上眼他就不必再经受这番“肺腑之言”的折磨,一头扎进深渊,不听不闻,获得解脱。

他睁大眼,努力地在已经小到看不出面孔的屏幕上辨认出索尔的脸。这家伙的戏份还真多——快到结束也没谢幕。再多看一眼吧,他想,搞不准以后就没有免费小电影播放了。

他依然在坠落,早就超出半个小时,也许都不止半天,甚至半个月——他以前从不在意时间的长短,现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没有人与他的世界相连通,这是只埋葬他一人的湮没之地,直至他到达地面的那一刻。

就让他这样一直坠落下去吧!就算坠落之人将失去五感,在永恒的黑暗中长眠。

屏幕上只剩下一片白光。

评论
热度(7)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