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7-1=0

BTS 团偏泰 正泰 南硕

我在试图动笔

24小时前,我是17岁。
太原下了整晚的雨。我闭着眼在床上躺了一整晚,听雨,听心跳,听时针分针交错,听夜里的声音。
我的床头有位新朋友,是亦亦送我的复古小桌灯。桌灯旁是一支玫瑰。玫瑰花是从1950顺手拿的,没有一点香味,如果不是柔嫩的花瓣和尖利的花刺,她与地摊上的塑料假花没什么两样。
她不像窗台上那两盆多肉。两盆多肉安安静静长了一年,大小没什么变化,精气神却足的很。这两天阴雨连绵,光不太好,即使这样多肉的叶片也没蔫。
倒不是我瞧不起玫瑰花。如果我是飞行员,不,如果我是小王子——我可能一定不会爱上玫瑰花。爱是没有理由的。
乌鸦为什么会像写字台?

我的心很大。前年的这个时候我追着妮可缪斯叫“老婆”,去年六月我的近侍是石切丸,没等半年摇身一变成了李泽言夫人,现在我满心满眼都是金泰亨和防弹。
我的心很小。磕磕绊绊一个人熬过这两年,我还是想再见他一面。他都不知道我成年了。

说来惭愧,其实我的朋友很少。小号列表里的人一双手就能数清,平时和一些人聊天都是虚与委蛇。每天嘻嘻哈哈地混日子,半夜躺在床上数自己还有几天好活。
大抵人在世间苟且都是如此吧。我只是想活着,可活着真难。

零点了,祝我生日快乐。
We are forever young.
Welcome to my city.

评论(9)
热度(8)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