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非全职】岁月静好,天光微澜

哲澄一生推

孙哲平:

敢让群里的人尤其是某人和某人知道我就秒了你姓孙的。
左思哲上了每天都要做个来回的公交车。


这里是首发站,车上空无一人,很多人上车后直接走向靠后的位子,他却在上车之后直接坐在了最前头的单座。


其实说白一点是占了更合适。


“欢迎乘坐618路中巴无人售票汽车,开往……下一站,北门公园,下车乘客请做好准备。”


啧,公交车上的报站从来报不清。


左思哲一边吐槽一边拨出去一个电话,那边传来女声:“您好,您拨打的号……”


“叮”的一声挂断,再拨。


“您好,您拨打的号……”


眉头皱起,抬头翻着白眼思索着对方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会议导致手机关机。


老曹调派?那就应该带上同身为“文工团”而且是副队长的肆星染啊。


那货不是带上空际张奕然重点是带上王语止出去了么。


被徐傻【和我念,sa】逼或者周骚光拐走了?


不应该呀,那俩货不是去美国了吗……


“银河南路北州大厦到了,请下车乘客将东西带好,准备下车。”


左思哲立马抬头。


这一站附近有个商业街,上来的人多到快挤满了公交车,左思哲在队尾看到了自己在等的人。


“阿澄过来!”他伸出手招呼那人坐下,那人笑笑,摇摇头。


左思哲一把拉过人把人安置下,又把东西放在他腿上,特别理直气壮地说:“欸你看我都给你让座了你不得给我拿好东西?”


郝易澄特别无语的点点头。


左思哲抓住吊着的扶手,特不要脸的凑在郝易澄脸边儿:“阿澄你说肆星染那逗比干嘛去了?难不成又拉着人家空际围观当着人家张奕然的面和王语止秀恩爱去了?”


郝易澄更无语了,满脸表情都是“收起你那漫无边际的脑洞好吗”。


你说把人家一个温柔如水的君子逼成这样左思哲也是蛮能耐的。


“嘁,都成双成对了还不消停,本大爷这种安静的美男子才不和那种人同流合污。”行了收起您那嘚瑟样儿吧。


郝易澄望天,表示不予理睬。


“阿澄?阿澄?”可惜左思哲这种逗比人士有一个根本性的绝不动摇的原则,你理他他说,你不理他他非得缠着你理他然后继续说。


于是郝易澄又不得不回过头来,无奈地表示有什么事情。


“哦没啥,其实吧我就是想……”


你想干嘛?郝易澄默默看。


“哦我其实就是想检测一下帅的跟个屌一样的本大爷的魅力值。”左思哲比出一个手枪手,然后放在下巴上,勾着眼睛笑得灿烂,露出一口白牙晃瞎了郝易澄的眼睛。


你就仗着你有一颗泪痣一颗美人痣还分别分布在两边脸看哪边都特别闪吧你。


公交车拐过一个路口。


“恒城西街仪汾桥口到了,请下车乘客将东西拿好,准备下车。”


“下一站,终点站……请乘客做好准备”


“欸这公交车播音也是醉了压根儿听不清啊真是,阿澄走吧我们下车!”左思哲牵起对方的手,突然就沉默了。


这时候已经远离了市中心,周围甚至能够远远看到山的轮廓,阳光一打,晕出朦胧的光。


其实他知道肆星染他们去哪儿了。


身为队友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而且还都是同一个目的。


其实他也听清终点站的名字了。


他是队里五感最敏感的人之一。而且还是最常坐的一路车。


“终点站,云海公墓,请乘客拿好物品,准备下车,欢迎乘坐。”


左思哲站起来,随着人流出了车门,一个人。


在那一站之后,最前头的单座,就没有坐过人。


之前电话里的女声分明就不是什么对方手机关机的提示音。


左思哲掏出手机,按下快捷键。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Sorry……”


他挂掉电话,努力咬牙忍住鼻腔的酸涩。


一年前,那个人也是坐在这里的。


明明是个负责指挥身体素质远不如他这个近战主力的队长,却硬生生在爆炸来临的时候为他挡下了所有的冲击力。


明明说好办完这个案子去领证的来着,机票都买好了。


走上熟悉的石板路,走到熟悉的地方,周围站着熟悉的队友,眼前却只有一方熟悉而陌生的坟墓。


“阿澄……我想你了……”


当年只是年少情愫,潜滋暗长,而今不过岁月静好,天光微澜。

评论(7)
热度(9)
  1. Ververgwell 转载了此文字
    哲澄一生推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