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TF/修仙】命定之人03

感觉进展有点慢。
果然驾驭不了剧情流啊qwq 又水了一章╯▂╰
这章没查错字,欢迎捉虫(≧ω≦)

◇章三

        是夜。
        更夫在城中转了最后一圈,回到了住处。青城内一片寂静,即便是风月之地也无人问津,只因最近城里的几起凶案弄的人心惶惶,晚上各家各户都是房门紧闭,只怕祸端会降到自己头上。
        手冢飞身跃进一户人家的后院,院内满地狼藉,血迹斑斑。
        手冢皱眉,在院中走过一圈,思绪翻飞:全家灭门,掏心而亡。这等死状,难不成真是……
        手冢蹲下身,捻起地上沾有血迹的泥土,放到鼻前细嗅。月光在手冢身后拉出一道矮矮的影子,院内树影稀疏,衬着月色洒落一地的静谧。
        漆黑的指节从手冢身后的影子中缓慢伸出,灰青色的指甲尖利,猛地直捣手冢的后心。
        手冢觉察到身后的动静,猛然发力跳离原位,越到三尺之外。那只手一击不中,只得从骤然拉长的影子中尽数露出。那只手的主人大约成年男子体型,浑身漆黑,身体却十分干瘪,宛如将死之人;指甲长而锋利,在月光照射下隐隐泛着青光。头似螳螂,口器不时翕动着,似是要直接冲上来将人生吞活剥了的模样。
        手冢在不远处看清这个怪物,着实被惊了一下,心中寒意更甚,旋即拔剑出鞘,一剑斩去怪物首级,然后上前查看怪物的尸体。
        院中一片寂静,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地上尽是摇晃的树影。
        手冢凝神屏气,神识外放,笼罩住整个院落。
        蓦地,树影中钻出数十只同样的怪物。
        手冢低喝一声,骤然暴起,手中青歌剑剑光翻飞,数道剑芒交错着向周围飞散,近处的一圈怪物被剑气损伤大半,剩余的向远处后退了几步,中间让出了一片空地。
        手冢在空中猛一转身向地面落去。怪物见此又朝中间汇聚。手冢将青歌背在身后,右掌蓄力,落地之时用力向下一按,青色的掌印没入地面,然后从每个怪物所在之处冲出数道青光,“桀桀”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手冢速战速决,由于个数太多,动静较大,手冢只来得及将怪物的尸体粗略扫过一眼便用法术将其震成齑粉,然后飞身越出院子返回客栈。
        不二依然保持着原先的姿势在床上睡得安稳,手冢脱下外衫放回桌上,然后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闭目在自己所知的生物中寻找和刚才的怪物相似的物种。
        习性诡异,手段残忍,相貌恐怖……手冢表情凝重,从怀中掏出一道传讯符,将心中的猜测大致写下,折成纸鹤,纸鹤化作一道青芒飞向青城山。

        翌日。
        不二是在天刚亮的时候被手冢叫醒的。
        没睡醒的少年揉着惺忪的眼睛,极不情愿地从被窝中爬起来,抱着卦盘可怜巴巴地看着手冢:“好仙长……手冢……就让我再睡一会儿,等天亮的差不多了再走……”
        “……”手冢没想到不二这么会缠人,只得将头别到一边,避免与他正面交锋,“快点起床,我先去楼下买早饭。”然后出门买早点。
        不二吃吃地笑了几声,然后又躺回床上小睡了片刻,这才起床收拾东西。

        两人用过早饭后上路,二人共乘一骑行在街上,不二坐在手冢前面,怀中依旧抱着自己的卦盘。
        “我帮你把卦盘收到储物袋里吧,这样不方便。”手冢再次向不二提出这个建议,因为一只手要抱着卦盘,不二只能单手抓住马鬃稳住身形,几次险些跌落马下。
        “不用了。”不二依旧拒绝了手冢的提议,“家传之宝,我怕丢。”
        ……明明是这样更容易丟啊。
        手冢只得妥协:“你向后靠一靠。”
        不二警惕:“你想干嘛?”
        手冢叹气,放弃了与不二沟通的想法,自己右手松开缰绳,虚环在不二腰间,将他固定在马鞍上。
        手冢的气息几乎将不二整个包裹进去,不二轻轻挣动,被手冢制止。“别动,小心掉下去。”
        不二的耳后红成一片。
        哼,说话就说话,离那么近干嘛,衣冠禽兽,枉为君子,肯定是另有所图。腹诽的同时紧了紧怀中的卦盘。
        手冢眼底染上一抹笑意。

评论(3)
热度(12)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