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一个喜欢金硕珍和金泰亨的路人。

【雷安】燃情(1)

Attention:

#雷安only

#试图日更


(1)

安迷修下班之后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酒吧。

他已经有一年多没到过这种地方了——酒吧、舞厅之类的场合。他与酒吧里热火朝天的气氛格格不入。他没来得及换掉一身中规中矩的衣服,鼻梁上还架着古板的方框眼镜,整个人局促地缩在酒吧的一个昏暗角落里。他问吧台的服务员要了一杯低度数的果酒,没喝两口就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才八点。

他来这里也不是一时兴起。他在前一天晚上就计划好今晚要做的事,只是实践起来比较困难。

他要在这里喝酒,待到十一二点,然后回家睡觉。

昨天晚上有人建议他到酒吧来换换心情。过去一年里他的生活平淡温馨,但千篇一律的日子实在枯燥乏味。生活需要在平淡之中找到一丝丝激情才能延续下去,所以他现在坐在这里,体会与平时不同的夜晚。

只是酒吧的夜晚也没什么新奇。安迷修摘掉眼镜,把它塞到胸前的口袋里。他的双肘支上桌子,右手捂住嘴打了个哈欠。

再待一会儿,等到九点他就……

“一个人吗?”

低沉的男声插入安迷修的思绪,同时进入他的视野的是一只酒没杯底的高脚杯。握着酒杯的手骨节分明,手指长而有力。安迷修在心里吹了一声口哨。这手真漂亮。

他抬头,顺着这只好看的手往上看。黑亮的皮马甲、大敞着露出小半片胸膛的领口、挂在颈间的戒指吊坠,配上那张脸,一个字:骚。

“嗯,我一个人。”安迷修把桌上的果酒往自己的方向挪了挪。

“介意我和你拼个桌吗?”男人说着拉开椅子坐下。

“你已经坐这儿了。”

“呵。”男人轻笑一声,“雷狮。”

“安。”

“安?我感觉没有怎么见过你。”雷狮也不管安迷修报的名字是真是假,就这么叫他。

“嗯,我第一次来。”安迷修拿起杯子抿了一口酒。

雷狮看向安迷修端着酒杯的左手,无名指上有一圈凹痕。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左手的无名指根部,有着同样的痕迹。

“那……你能帮我个忙吗?”

“嗯?”

“今晚和我坐一桌,待到十点半就可以,酒水我买单。”雷狮说着指了指吧台那边,“那边有几个麻烦的人。我今天只想喝酒。”

安迷修心领神会,心道这骚包果真是招蜂引蝶的体质。他喝完杯里的酒,招手叫来服务员,让他再倒一杯。

“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和同桌的雷狮喝着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在雷狮的提议下交换了联系方式。安迷修把工作号留给他。雷狮把号码输进通讯录里,然后拨出去振了一声铃。安迷修打开手机,看了眼未接的号码就锁了屏。

雷狮没漏过安迷修的小动作。“都不存一下吗?”他开玩笑似的问。

“不用,我记住了。”

“不怕搞混吗?”

“混就混吧,都一样。”

雷狮也没逼着安迷修存号码,只是又给他要了两杯酒。

不过一年没来酒吧的安迷修也没想到几杯果酒就能把他灌醉。

雷狮对付醉鬼倒是很有一套。他问道:“安?”

安迷修勉强辨认出面前的人脸:“雷狮?”
“你喝醉了。你家在哪里?我叫车送你回去吧。”

“我家?不是你家吗?”

“是你家。你就这么想去我家吗?”

安迷修被他绕晕了。“有什么区别吗?”

雷狮笑了:“这可是你说的,我家就我家。”

当然,雷狮最后并没有带安迷修回自己家。他把安迷修扛进附近一家快捷酒店,打开房门把人往床上一扔,自己去浴室洗澡了。等他洗完裹着浴袍出来,安迷修正坐在床上醒神。

“醒了?”

安迷修的头还有点疼。他用手按揉太阳穴,闭目养神。“谢了,没把我扔在酒吧里。”

“我哪敢把一个醉鬼扔在酒吧里。”

安迷修反复琢磨了一会儿这句话的意思。雷狮坐到另一张床上,在安迷修的对面。安迷修能感受到身旁的湿气,夹带着沐浴露的味道。安迷修下床拿上浴袍走进浴室:“我去洗澡。”

他该死地有反应了。

安迷修的手握住已经半硬的性【马】器套弄了两下,想到隔墙有耳,又把手松开。他把水温调低,试图用冷水压下心头莫名的火气。冰凉的水冲得他直打哆嗦,下边的情况却没多大变化,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安迷修干脆把水开到最大,水温调回正常温度,以便用水声掩盖掉他无法控制的喘息。

他脑海里是刚才一瞥所见的风光。雷狮的浴袍胸襟大敞,发尾还滴着水,顺着脖颈滑落,在胸前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水痕。他忍不住加快手上的动作,在到达顶端之时闭上眼靠到墙上,任流水掩没他的口鼻。

高潮之后安迷修整个人有一股懒散劲儿,开多大的水也冲不掉。他慢慢悠悠地擦洗着身体,心里想着等会儿会发生的事,没注意到有人敲响了浴室门。

雷狮敲了半天门没得到里面的人的回应,又返回去坐到床上,拆开一个安【赛】全【克】套吹着玩。安迷修自【马】慰时若有若无的喘息声撩得他心烦意乱,始作俑者却迟迟不肯出现。雷狮扔掉手里已经玩坏的安【赛】全【克】套,又拆了一个新的。他拿着套【马】子走到浴室门外,敲三下没人应,干脆直接推开了门。

安迷修被门打开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回过头去,发现是雷狮打开门走进了浴室。他没换衣服,浴袍半挂在身上。

“我来看看你洗完没有……”雷狮的声音低哑。他嘴上说只是看看,步子倒是迈得挺大,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已经近乎于零。

“这个地方的空调似乎不太好……我想我需要再冲一次澡,你不会介意我一起的,对吧?”

评论
热度(14)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