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Dover】书情(7-8)

【避雷提示】

本章普仏友情向出没注意。

【7】

亲爱的亚瑟:

        巴黎的天气已经转暖,我家庭院里的梧桐也快要重新焕发生机。冬末是最能感受到春天的浪漫的时期——虽然雪莱的话说的直白,不过春天确实是冬日里最值得盼望的事情。

        我想读点情诗了。千万别把济慈的诗寄来。诗歌还是原版才值得享受,我相信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弗朗西斯


亲爱的波诺弗瓦先生:

        在英国难得一见的晴朗天气也带来了春日的喜讯,等到三四月份天气暖和起来,我们可能会因为进入旅游旺季的原因而忙碌一段时间。

        我会尽力为您寻找一册别致的情诗集,这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黛尔菲娜》已于今日付邮,请注意查收。

A•K书店
亚瑟•柯克兰敬上



【8】

亲爱的基尔:

        你大概准备出发去英国了?帮我个忙吧,朋友,还记得你上次推荐给我的“古书店”吗?替我去看看那里吧!她是简单古朴的,还是富贵奢华的?又或是杂乱无章地摆了几个书架,零散的页章铺了满地,还未整理?你根本没和我细说!我现在好奇极了!

        还有,记得给我带几本书,虽然你的读书品味实在难以恭维。到了英国请务必写信给我。

爱你的
弗朗西斯


亲爱的弗朗茨:

        你终于放弃了你家邻街的蹩脚书店,真庆幸你的审美标准达到了正常人的水平。柯克兰先生的书店可没有多么花哨,并且比大部分“古董店”都整洁得多。

        你的身体好点了吗?结束在英国的旅程后我会直接转道去府上叨扰,希望能在车站看到你的身影。

挚友
基尔伯特



亲爱的弗朗茨:

        三月份的英国确实令人着迷。
        前一天晚上刚下过雨,还未来得及散去的雾气在窗户上凝成一串串小水珠后慢慢滑落,留下一道道水痕弄花了玻璃。英国的雨,伦敦的雨,是有声音的,有记忆的声音。狄更斯笔下的伦敦在雨中幻现,伦敦古老而漫长的记忆伴着淅淅沥沥的声音渐渐苏醒——那是悠长的笛音,是雨水拍打着石头而奏起的交响乐,层层叠叠循环往复,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我想把英国比作下雨天,可她不独比雨天可爱也比雨天温婉。

        像康德漫步在他的小镇,我漫步在伦敦的街道。路边的一切都带着一份熟悉的亲切感。我开始期待你来到伦敦时的际遇了——也许是另一本《双城记》的开端?

        柯克兰书店藏身于十字街口的拐角处。书店门前立着挂有花篮的书架,放着的大部分都是诗集:叶芝的《玫瑰》,雪莱的《西风颂》,惠特曼的《草叶集》,泰戈尔的《生如夏花》……也有一两本别致的散文集,蒙田的和帕斯卡尔的,都随意地放在书架上。我推门进了书店内部,门上的风铃被带起一阵清脆的响动。书店窗明几净,初升的太阳透过玻璃将阳光打在书架上,留下一排剪影;越过外间是条小走廊,走廊末端钉着一幅大航海时代的地图,两侧的壁灯散着恬淡的光晕。我隔着几排书架瞥了眼里间,很遗憾你的亚瑟先生今天并不在店里。今天轮值的是一位意大利籍的留学生,大概是个美术生,店里不少画作都出自他手。

        我在书店逗留了一个多小时,在正午时分离开这里回酒店用餐。这次的英国之行就要结束了,真希望下次能和你一起在伦敦走一走。还是那句话:你一定会爱上这个国家的!

      我给你捎了本《夜莺与玫瑰》,这是我唯一能找到的收录了王尔德的散文诗的合集了。我会在两天后动身前往巴黎,你可以趁机给你的房子进行一次大扫除了。

挚友
基尔伯特

——————————碎碎念——————————

好久没写手有点生……要多看点书了不然写不动了_(:з」∠)_
需要写注释的话告我一声~

评论
热度(14)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