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verg

终究是意难平。

瑞嘉/石青/Dover/冢不二/现欧

目前∶大和守安定中心

杂食混邪,墙头很多

封面:崎山つばさ
头像:三浦宏规
杂谈/日常:@刺骨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全站禁转

【仏英】攻心为上(一)

【避雷提示】

非国设,刑警法x医生英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感情进展神速,大概不会很长

第一章

        弗朗西斯穿着一身便装走进了酒吧。

        现在才是傍晚时分,酒吧里还没什么人。弗朗西斯走到吧台要了一杯冰水,然后在吧台旁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服务生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弗朗西斯冲他笑了笑,然后转过头看向酒吧门口。

        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几个上前搭讪的人都被弗朗西斯委婉地拒绝,到后来他干脆不再理睬他们。他一手拿着高脚杯,环视酒吧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站在门口的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士身上。

        那个男人一直在拨号,不过对方似乎一直没有接听,他在等待电话接通的同时也在不停地扫视周围,好像是在找什么人。弗朗西斯略微坐直了身子,饶有兴趣地观察起这位先生的一举一动。

        男人依旧在不停地拨电话,并且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在不知道多少次电话无法接通之后,男人放弃了继续呼叫对方,走到临近门口的一个小卡座坐了下来。

        弗朗西斯转过身,招呼调酒师调了杯番茄汁,让服务生送到了那位先生手里。

        他把男人诧异的神情收入眼底,在对方顺着服务生手指的方向投来疑惑的目光时举起手里的高脚杯,向男人抛去一个飞吻。

        没多久服务生就把番茄汁原封不动地送回到了弗朗西斯的手上,不过弗朗西斯并不感到被冒犯。他整了整头发,把领口扯得松散,露出修长的脖颈,锁骨一半裸露在外,剩下的部分隐入衣领之下。他端起尚未饮用过的番茄汁,在男人惊讶的注视下走到对方面前,把杯子推到男人手边:“这位先生,可以一起喝一杯吗?”

        “抱歉,我不和陌生人喝酒。”男人皱了皱眉,把杯子往回推了推,显而易见的拒绝姿态。

        弗朗西斯的脸上带上了一抹笑意:“你刚进门我就注意到你了,你大概是没等到你的同伴?正巧我也被人爽了约,不如坐一起聊聊天?况且我只是请你喝杯番茄汁,也不是什么酒精饮料,你是在担心我们会发生些什么吗?还是说……”弗朗西斯略微俯下身,凑到男人面前,就像要来个贴面礼,“你想和我发生些什么?”

        “先生,请自重。”男人向后移了移,避开从弗朗西斯身上发出的灼热气息。弗朗西斯轻笑出声,狡黠的表情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暧昧不清:“你这人也真是有趣,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放松一下排遣寂寞的吗,还穿成这个样子……”

        男人不再理会弗朗西斯的调侃,留下一句“先生您自便”就要低头继续拨电话。弗朗西斯直起身子,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那认识一下总可以吧?我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男人因为拨号被打断而略有不满,本来不想接过弗朗西斯递来的名片,却在抬头看到弗朗西斯专注的目光后鬼使神差地接了过来,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之后懊恼地捏紧了名片,然后不情不愿地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名片:“亚瑟•柯克兰。”

        弗朗西斯拿起亚瑟递来的名片看了一眼,标准的工作用名片。“咦,居然是医生啊……为什么还来这种乱糟糟的小酒吧?”

        “朋友喝多了叫我来接,可是过来以后连人都没找见。”亚瑟说着把弗朗西斯那张名片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上面只有干干净净的两行字,名字和手机号。

        亚瑟觉得自己被耍了。

        “那你呢?你是干什么的?”

        “我说过我是来等人的啊,不过等的人一直不来……”弗朗西斯说着,余光瞥到一个鬼祟的身影经过,“哦,现在他到了。那柯克兰先生,我们下次再聊。”说完和亚瑟挥了挥手,转身追着那个人影离开。

        “喂!你……”的番茄汁没拿。

        亚瑟陷入了要不要追上去把番茄汁还给弗朗西斯的纠结中,不过很快他的纠结就被一声巨大的响声打断了——那应该是人撞碎玻璃的声音——紧接着爆发出一阵尖叫,里面的人开始四处逃窜,冲出酒吧。亚瑟有些疑惑,拉住一个正要跑出酒吧的服务生询问了情况,服务生只是仓促地回了句“里面有个绑架犯”就匆匆离开了。

        几分钟内酒吧里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这个离散速度让亚瑟觉得奇怪。他迅速扫了一眼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人,排除了几个酒吧的工作人员,其他几个人虽然是休闲的打扮但都很精干。能这么快速的疏散现场,显然是警方的手笔。

        亚瑟有些好奇。他贴着墙慢慢穿过走廊,在走到吧台后蹲下,探头向玄关里面望去——

        一个形容狼狈的中年男子站在一片狼藉之中,拿刀劫持着一个年轻女孩,周围的便衣警察隐隐将他包围起来。一名女警试图和中年男子交流,不出意料谈判失败。中年男子带着人质慢慢往吧台这边走来。亚瑟屏住呼吸,保持蹲姿向后挪动,猝不及防撞上了一个温热的躯体,就在要尖叫出声的时候被人捂住了嘴——

        “别叫,是我,弗朗西斯。”弗朗西斯用气音在亚瑟耳边说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太危险了。”

        亚瑟的耳朵被弗朗西斯呼出的气息弄得有些发痒,轻轻拍掉对方捂着自己的手,反问道:“你不也没走吗?”

        对方隐约是笑了一声,亚瑟想回头看一眼弗朗西斯的表情,却被弗朗西斯按住了头。

        “别动,在这儿呆着,保护好自己,别像那个漂亮姑娘一样被抓住了。”

        亚瑟刚想反驳一句“你才像个漂亮姑娘”,就发现那个中年男子已经走到了吧台前。弗朗西斯从后面伸出一根手指示意亚瑟噤声,然后悄声站起来,从吧台后冲了出去,一脚踹向中年男子的小腿,紧接着从他背后打掉了他手里的水果刀。一旁的警察迅速上前把人质解救出来,这时弗朗西斯已经把歹徒摁倒在地上,把人反手用手铐铐牢。

        目睹完一切的亚瑟心里只剩下一句话:这年头的便衣警察还真是敬业。

        就在亚瑟站起身准备离开案发现场的时候突然被人叫住,又是弗朗西斯的声音:“嘿,那位正在逃离现场的医生先生,帮个忙!这个漂亮姑娘受伤了!还有你等会儿需要和我们回警察局做个笔录!”

        ……今天是不是水逆?亚瑟面无表情地想。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去看了《神奇女侠》,ww真好看我爱ww,顺便心疼一下只出现在邮件收件人里的老爷2333

评论
热度(30)
©Ververg | Powered by LOFTER